國思想發展史
先秦顯學
中國的佛學與玄學
宋明理學與心學
晚清至民國思想與思潮的變遷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中國的佛學與玄學

 

佛教在中國的發展

 

佛教的初傳

    佛教最初是經過著名的絲綢之路由中亞傳入中國的,其確切年代現在已經很難稽考了。史料中有以下兩個記載,可供參考:(1)公元前2年,即漢哀帝元壽元年的時候,一個名叫伊存的大月氏國使者把佛經口授給博士弟子景盧。(《三國志•魏書》裴松之注引《魏略•西戎傳》)漢明帝夜夢到一個金人飛過殿庭,後來就根據太史傅毅的解釋派中郎將蔡愔、秦景、博士王遵等18人到西域去訪求佛道。他們在大月氏國遇到迦葉摩騰和竺法蘭兩僧,並得到佛像和經卷,用白馬馱回洛陽,從而建立白馬寺,翻譯了《四十二章經》。這就是有名的後漢明帝感夢求法和白馬寺的傳說。(牟融《理惑論》)
   
佛教初傳時正值中國盛行黃老之學和神仙方術,社會上一般人或者認為佛教是一種崇尚清虛無為的理論,或者把佛陀當作擁有攘災招福靈力的大神來信仰,而西域僧人則被看成某種類似巫祝一樣的角色。所以,佛教最初在宮廷中也連帶得到一些帝王的信奉,例如有名的漢桓帝和楚王英就是把佛陀與黃老一起奉祀的。這一時期,在南方還出現了較大規模的建寺和造像活動。
佛典的翻譯與西行取經
   
中國佛教有一個十分突出的特點,就是非常重視經典的翻譯工作。印度佛教之所以能在中國下根來,以至於在中國出現全新的佛教傳統,這是一個重要的條件。中國早期佛典漢譯事業的主要由一些從西域地區來華的僧人主持。他們大多博聞強識 、義解淵深,有很高的佛學造詣,如後漢時的安世高、支讖,兩晉時的竺法護、鳩摩羅什﹙公元343413﹚,南北朝時的菩提流支和真諦﹙公元499569﹚等都是名動一時的高僧。在內地僧侶和信士幫助下,西域的翻譯家們或依據攜帶來的原本,或僅憑借驚人的記憶力,克服重重困難,經過幾百年不懈的努力,陸續把印度佛教中一些主要的大小乘經典、論書和戒律比較全面地介紹到中國,為中國佛教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幾乎與此同時,還出現了中國僧人因為不滿於當時經典的翻譯狀況而去西域取經的現象。這方面的先驅人物是曹魏時代的朱士行,他曾經不遠萬里前往新疆于闐地區尋找大品《般若經》的原本。這逐漸形成了中國佛教翻譯史上的一個傳統

    後來著名的西行求法僧有東晉時的法顯﹙?-約422﹚、唐朝的義淨﹙公元635 713﹚等人。而他們當中最傑出的代表,就是唐朝的玄奘。玄奘﹙公元600664﹚,俗姓陳,河南洛州緱氏縣﹙今河南省偃師縣南境﹚人。因為家境困難,他少時就住在寺廟中學習佛經。13歲出家後,更是勤學苦思,學業進步很快。但是在多年的講經和研究過程中,玄奘逐漸覺得各家之間的說法很不一致,很難會通,所以就下決心去印度求法。當時去印度的路途十分艱險。《高僧傳》中有這樣一段記載說:發自長安,西渡流沙,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四顧茫茫,莫測所之,唯視日以準東西,望人骨以標行路耳。屢有熱風惡鬼,遇之必死。在歷經千辛萬苦到達印度後,玄奘除了巡禮佛教聖跡外,四處求學,潛心研究各種大小乘經典和論書,以求融會貫通,在那爛陀寺時被推為通三藏的十德之一,很受國王和佛教界的尊敬。戒日王曾經在曲女城為他召開大法會,玄奘的學識得到一致推崇,還獲得了大乘天解脫天的尊稱,享有很高的聲譽。 玄奘學成回國以後,拒絕了唐太宗要他還俗從政的請求,集中精力翻譯從印度帶回的大量經典。他邀請全國各地的二十餘位名僧協助,由朝廷供給所需,在長安弘福寺建立了大規模的組織完備的譯場﹙公元658年後遷往玉華宮﹚。由於國家的大力支持和玄奘本人對於印度佛學精深的造詣,他主持的佛經翻譯水平非常高,不僅系統全面地反映了當時印度佛學的全貌,文字也異常精審通達,同時還糾正了許多舊譯中的錯誤,被後世稱為新譯。玄奘因此與鳩摩羅什、真諦、不空一起並稱為中國佛教史上的四大翻譯家。 

﹝資料來源:佛教在中國的發展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51217000014KK16474

 

深入探討一:中國佛教早期「宗派」問題

 

    研究中國佛教史的中外學者咸一致認為:佛教自南北朝發展至隋唐,在教義研究、僧眾組織等內外形態上,皆產生明顯的轉變。不論學者們以「解析期」與「建設期」;或「同化期」與「獨立發展期」等分期法來區分這兩個時代,其中共同的關鍵點之一乃在於:天台宗、華嚴宗、禪宗等具有獨立派別意識的教團,是在隋唐之際所形成的,適可為佛教史上這兩個時代作出區隔。因這些教團之名皆以「宗」字為尾,學者們多以「宗派」來稱呼之。

    雖然如此,但對於中國佛教宗派的研究,卻是學術界最為紛歧,最有爭議性的論題之一。學者自教義的角度、教史的角度,在各自研究下之中國佛教宗派的數目,自七宗,八宗,乃至有九、十、十四宗之說,極不統一。所以如此,其原因有下:

    (一)中國佛教各宗缺乏明確且綜合的資料記載,遲遲至南宋,天台宗人宗鑒撰《釋門正統》、志磐撰《佛祖統紀》,才簡略地提出有七宗之說,在此之後,各宗的歷史又付之闕如。

    ﹝二)日本遣唐僧使回國時,將中國佛教各家論疏傳入日本,但因未分明教派的性質,往往逕將各個經論系統冠以「宗」名;或以後期日本宗派的發展來揣度早期中國的情形,凝然在《三國佛法流通緣起》(撰於 1311 年,元武宗至大 4 年)載有日本八宗, 中國部分則有十三宗,便是著例。

    (三)南北朝時中國一度盛弘的經論家,隋唐之後或不再流傳,久之,其論疏在國內亡佚,卻保存在日專宗的寺院。清末民初,國人赴日甚夥,不少漢籍回流中國,三論、唯識等論典在當時佛教徒的眼下,無不視為奇珍,凝然等人關於中國「宗派」之說,因此一度流行國內學界。但是,凝然的十三宗畢竟是以日本佛教的特有歷史形態,輔以某些揣測而成,初傳入中國時即受到學者質疑,而改採十宗之說。其後,湯用彤運用歷史考證的方法,證明在《續高僧傳》等史傳部的典籍中,凝然稱為「涅槃宗」、「攝論宗」、「地論宗」、「成實宗」的字眼並未出現,當時著重研究傳講的各個「學派」,與隋唐以後,有始祖、傳承、教規、徒眾的各個「宗派」(文中湯先生亦使用「教派」,二詞似無明顯的分別)在性質上有很大的差別。湯先生認為國人宜以宗鑒、志磐的「七宗說」為研究中國佛教宗派的主要根據,後來在北大授課時,他又提出了九宗的說法。湯用彤的研究開始為字義模糊的「宗」字區分出在各個時代不同的涵義,也以「學派」和「宗派」之名分別用來指稱隋唐前後佛教的發展, 顯然較前人的研究向前跨了一步。

﹝資料來源:王俊中,《中國佛教早期「宗派」問題研究的相關探討------ 以吉藏及其三論教學為中心》,《諦觀雜誌》第八十一期,1995,4

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MISC/mag12393.htm

 

深入探討二:大乘佛法八大宗派

 

    佛教隨著大量經論傳來中國,印度佛教各部派思想與我國民族文化相接觸,經過長時期的吸收和消化,獲得了創造性的發展。西元六世紀末至九世紀中葉的隋唐時期,是中國佛教極盛時期,在這時期,思想理論有著新的發展,各個宗派先後興起,呈現百花爭豔的景象。

    過去中國佛教出現過許多派別,現在流行的主要有八宗。一是法性宗,又名三論宗。二是法相宗,又名瑜伽宗。三是天臺宗。四是賢首宗,又名華嚴宗。五是禪宗。六是淨土宗。七是律宗。八是密宗,又名真言宗。這就是通常所說的性、相、台、賢、禪、淨、律、密八大宗派。

 

一、法性宗(三論宗):

    此宗主要依據鳩摩羅什譯的《中觀論》、《百論》、《十二門論》研究傳習而形成的宗派,因為是依據中觀派三《論》立的宗,所以叫做三論宗。它的教義以真、俗二諦為總綱,以徹悟中道實相為究竟。

    二諦的「諦」字是真實的意思,依從法性理體的叫真諦,依從緣起現象的叫世俗諦。依從俗諦說,事物存有。若依從真諦說,諸法皆空。所以真、俗二諦也叫空、有二諦。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不二,真俗不二就是中道,也叫諸法實相,這就是此宗的中心思想。此宗著重從真空理體方面,揭破一切世出、世間染淨諸法,緣起無自性,五陰十二處等虛妄不實,徹底破除迷惑,從而建立無所得的中道觀,以求實現其無礙解脫的宗旨。此宗實際是印度龍樹、提婆中觀學說的直接繼承者。

 

二、法相宗(瑜伽派):

    瑜伽宗是由印度彌勒、無著、世親創立的宗派。此宗主要依據經典《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成唯識論》等,因為是以彌勒親說、無著記錄整理的《瑜伽師地論》為根本教典而創立的宗派,所以稱為瑜伽宗。我國玄奘法師譯傳此宗並糅譯十師之說為《成唯識論》,故此宗又稱法相唯識宗,亦稱慈恩宗。它的教義以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為總綱,以轉識成智(轉依)為宗旨。

    「五法」是:一名、二相、三分別、四正智、五如如;「三自性」是: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八識」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二無我」是人無我和法無我。五法是對世出世間一切法的概括,「名」和「相」指世間有為法皆有名有相,稱為名相之法;「分別」指人們的主觀能對事物分別認識;「正智」指聖人清淨(無漏)實智;「如如」指如實智所對真如理境。五法不出染淨和主客觀,是以總括諸法。三自性:一是二取執著,無而謂有,起惑造業,名遍計所執;二是三界心法,依他緣生,名依他起;三是依他起上除遣二取所顯二空真如為圓成實。事物的性質不出此三種,所以叫三自性。八識:「識」是了別認識的意思,又叫心或意,每個有情都有這種心意識的認識作用,共有八種,就是前面列舉的八種識。二無我:每個有情或眾生都沒有永恆不變的實體(即一般所說的自我或靈魂)叫人無我;客觀事物也沒有恆常不變的實體(即自性或絕對的真實)叫法無我。二無我也叫做我、法二空。此宗教義深入分析諸法性相,闡明心識因緣體用,修習唯識觀行,以期轉識成智,成就解脫、菩提二果。此宗由玄奘法師譯傳而成立,是印度無著、世親學說的直接繼承者。

 

三、天臺宗

    此宗是以鳩摩羅什譯的《法華經》、《大智度論》、《中論》等為依據,吸收了印度傳來的和中國發展的各派思想,重新加以系統地組織而形成的思想體系,因為創始人智顗,住在浙江天臺山,所以叫天臺宗。它的宗義以五時八教為總綱,以一心三觀、三諦圓融為中心思想。

    此宗把釋迦如來所說的經教,劃分為五個不同的時期,稱為五時教,就是華嚴時、阿含時、方等時、般若時、法華涅槃時。五時的名稱都是佛經的名稱,主張佛陀所說的經教不出這五個時期的範疇,所以叫五時。此宗從教理的內容上把佛教分為淺深不同的四個級別,就是藏教、通教、別教、圓教,稱為「化法四教」。藏教是聲聞小乘教。通教,前通小乘,後通大乘,通大小乘的大乘初級名為通教。別教是純大乘教,但分別諸法各別有礙名為別教。圓教是大乘圓融無礙、圓滿無缺的法門稱為圓教。藏、通、別、圓就是以從淺至深為次第的四教。此宗又依佛陀說法的機緣不同,將佛陀的教法分為頓、漸、秘密、不定四種,稱為「化儀四教」。

    三觀是修行的觀法,即空觀、假觀、中道觀。此三觀可以於一心中獲得,名為一心三觀。三諦圓融:真諦、俗諦、中道諦,叫做三諦。此三諦,舉一即三,雖三而常一,說三說一是圓融無礙的,所以叫圓融三諦。一心三觀、三諦圓融是圓教的教義,說明諸法無礙,事理圓融。天臺宗以自宗為圓教,別宗屬前三教,此宗總結各派的思想,將佛教教義精密的調整,發展成大乘圓教理論,展示了中國獨創的大乘思想。

 

四、賢首宗(華嚴宗):

    此宗以《華嚴經》為根據,對《華嚴經》有深入的研究和精闢的闡示,是在前人(三論、天臺、慈恩、地論師、攝論師等)學說發展的基礎上形成的一個思想體系。創始人是七世紀末的賢首國師(法藏),所以叫賢首宗,又名華嚴宗。此宗以五教來判攝整個佛教,以六相、十玄、三觀為它的中心思想。

    所謂五教:一是小教,即聲聞小乘教;二是始教,即大乘開始初級階段的教義;三是終教,即大乘終極階段的教義;四是頓教,即大乘中頓超頓悟的法門;五是圓教,即圓滿無缺、圓融無礙的理論。此宗把佛教分作淺深不同的五種教義,比天臺宗多加一種頓教,所以稱為五教。

    六相是:總相、別相、同相、異相、成相、壞相。這六相,同時表現在一切事物中,也同時表現在一個事物中;無論在一切事物中或一個事物中,都是相反相成、同時具足、互融互涉、彼此無礙的,從此可以揭示出法界緣起的道理。

    十玄門是:一.同時具足相應門,二.因陀羅網境界門,三.秘密隱顯俱成門,四.微細相容安立門,五.十世隔法異成門,六.諸藏純雜具德門,七.一多相容不同門,八.諸法相即自在門,九.唯心回轉善成門,十.托事顯法生解門。這十玄門總括意義是顯示華嚴大教關於一切事物純雜(染淨)無礙、一多無礙、三世無礙、同時具足、互涉互入、重重無盡的道理。

    所謂三觀:一.是真空絕相觀,二.是事理無礙觀,三.是周遍含融觀。六相、十玄、三觀的建立,闡發了《華嚴經》的法界緣起、理事無礙、事事無礙、無盡圓融的教義。六相、十玄是就所觀的法界之境說的,圓融三觀是就能觀之智說的。這種重重無盡、法界圓融的思想,雖說導源於《華嚴經》,而實際為中國所獨創。它的法界緣起、一切無礙的學說大大弘揚了印度傳來的大乘思想。

 

五、禪宗

    禪是禪那的簡稱,漢譯為靜慮,是靜中思慮的意思,一般叫做禪定。此法是將心專注在一法境上一心參究,以期證悟本自心性,這叫參禪,所以名為禪宗。禪的種類很多,有聲聞禪、菩薩禪、次第禪、頓超禪。禪學方面,在中國有所謂「教外別傳」的禪宗。此宗所傳習的,不是古來傳習的次第禪,而是直指心性的頓修頓悟的祖師禪。相傳此宗的禪法是在六世紀初,由印度的菩提達摩傳來的。過去說:「禪宗單傳心印,不立文字。」稱為「教外別傳」。但初祖達摩以四卷《楞伽經》傳於二祖慧可作為印心的準繩,弘忍、慧能又教人誦持《金剛般若》,這樣,《楞伽》、《般若》便是此宗的經典依據,以後更有《六祖壇經》和許多「語錄」的出現。

    禪宗在中國是很興盛的。在八世紀間,曾分為南、北兩宗,北宗神秀(606-706)一派主張漸修,盛極一時,但不久即沒落了;南宗慧能(638-713),主張頓悟,後世尊稱六祖,弘傳甚盛。從唐到宋,南宗的禪師輩出,在此三、四百年中又分為五家七派,可想見其興旺的景象。此宗和淨土宗一樣,一直是中國流傳最廣的宗派。

    南宗六祖慧能弟子中,有南嶽懷讓和青原行思兩大支系,由這兩支系又分為五宗七派。從南嶽先分出一派名溈仰宗,次又分臨濟宗。青原行思一系分出三派:曹洞宗、雲門宗、法眼宗。由兩系分為五宗。以後從臨濟宗分出黃龍、楊岐兩派,合前五宗名為七派,都曾興盛一時,經過一段時期有的就消失了。後來的禪宗只有臨濟、曹洞兩派流傳不絕,臨濟宗更是興旺。近代所有的禪宗子孫,都是臨濟、曹洞宗的子弟。

    佛教在修習禪定的過程中,有一些調身調氣、息心靜坐的方法,可以強身健體、卻病延年,但這不是佛教參禪靜坐的目的。佛教修習禪觀(包括各宗的修觀)為的是制心一處,參究真理,以期顯發智慧,徹見法性,此即所謂明心見性,解脫自在。至於靜坐,只是修禪的形式或基礎,祛病延壽,也不過是修習禪觀實踐中的副產品,佛教並不專門提倡這些並以之為目的。但初學靜坐的人必須懂得這些調身調氣的基本方法,使身心保持健康狀態,避免禪病的發生,才能保證修習禪觀的順利進行。

 

六、淨土宗:

    此宗是依《無量壽經》等提倡觀佛、念佛求生西方阿彌陀佛極樂淨土,所以名為淨土宗。此宗將佛陀說法分為二道,即難行道和易行道,說明他宗依戒定慧修六度萬行,需經三大阿僧祗劫為難行道,說明淨土法門一生至誠念佛,臨命終時仗承阿彌陀佛願力,往生淨土永不退轉為易行道。因此,此宗主張勸人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極樂世界。

     此宗的特點,簡單易行,普能攝受社會大眾。修學此宗不一定要通達佛經,廣研教乘,也不一定要靜坐專修,行住坐臥皆可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只要信願具足,一心念佛,始終不怠,臨命終時,就可往生淨土。當然平時也要持戒誦經,廣行眾善以作助行。由於法門簡便,所以最易普及。別宗的學者,也多兼修此法,因而淨土法門在中國特別廣泛的流行。

 

七、律宗:

    律宗主要是學習和研究戒律的。由於此一宗的盛行,中國僧人們在修學大乘的戒定慧三學中,仍然重視出家聲聞乘的戒律。

    戒律有聲聞戒和菩薩戒,這堜瓵蛌澈蓱v,是依聲聞律部中的《四分律》由終南山道宣律師一系所立的律宗。就戒條戒相說,有五戒、十戒、具足戒之分。五戒是出家、在家佛弟子受持的戒,十戒、具足戒是出家弟子受持的戒,這些在前面已經敘述,這堣ㄕh重覆。各部律藏不只是戒相和制戒因緣,更大的部分是僧團法規、各種羯磨法(會議辦事)、出家法、授戒法、安居法、布薩法、衣食法,以及日常生活小事,都有詳細規定,因為時代的關係,環境的不同,許多戒律的規定,早已廢弛不行了。菩薩戒有在家菩薩戒、出家菩薩戒。出家菩薩戒如《梵網戒經》有十重四十八輕戒,在家菩薩戒如《優婆塞戒經》有六重二十八輕戒。又總攝菩薩戒為三聚,三聚是三類的意思,稱為三聚淨戒。一是攝律儀戒,是戒相,是「諸惡莫作」;二是攝善法戒,是「眾善奉行」;三是饒益有情戒,是「利益一切眾生」。中國是大乘佛教,所以這堣]簡單提一提菩薩戒律。以上是大小乘戒律的內容。

     四分律雖屬小乘戒,但其文義通於大乘,自古就有「分通大乘」的說法。中國盛行大乘,以大乘教義解釋律藏,攝小入大,就是大乘戒的組成部分,出家菩薩三聚淨戒中的攝律儀。

     戒就是以聲聞戒為基礎的。如殺、盜、淫、妄四根本戒,是大小乘共同遵守的。對於律學的研究,最重要的是善於分辨開、遮、持、犯。在出家戒條中,本來是不得觸犯的,但在某種情況下可以開許,這叫開。在通常情況下又不得違犯的,就叫遮。在某種情況下,本人也不知是持戒還是犯戒,這就需要研究律學。律師根據律藏分辨清楚確定開、遮、持、犯的界限。在聲聞戒中除四根本戒(殺、盜、淫、妄),或者還加十三僧殘(尼戒是八根本十七僧殘)必須嚴格遵守,不得違犯外,其他絕大部分的戒條,在特殊情況和必要情況下是可以開許的。例如「非時食」戒,通常過午就不吃東西,而在勞作以後就可以吃東西。但如何開許,要依戒律來判定。可見佛教戒律不是死板的,除根本性戒外,都是具有靈活性的。

 

八、密宗(真言宗):

    八世紀時印度的密教,由善無畏、金剛智、不空等傳入中國,從此修習傳授形成密宗。此宗依《大日經》、《金剛頂經》建立三密瑜伽,事理觀行,修本尊法。此宗以密法奧秘,不經灌頂,不經傳授不得任意傳習及顯示別人,因此稱為密宗。

    本尊是學者選擇自己最敬愛尊崇的一尊佛、一位菩薩、或者一位明王,作為學習成就的對象或榜樣,就叫本尊。要成就本尊的所有功德智慧,就要修習三密瑜伽法。三密就是身、口、意三業,瑜伽譯為相應。三密瑜伽,就是三業相應,就是修行者自己的身口意與本尊的身口意三業相應。修法時,修行者要身作本尊的姿態,手結印契,口誦本尊真言,意作本尊觀想或種子字,務使自己的三業與本尊的三密相應,名為瑜伽修法。此法如果修成,可以即身成就本尊之身。密教的修法很多,這只是舉一個例證。此宗最高理論還是以性空無相的法性理體為基礎,所謂阿字本不生,不生就是空義。

 

    八宗以外的其他宗派: 八宗以外還有以《俱舍論》為主的學派叫俱舍宗;專講《成實論》的學派稱成實宗。成實、俱舍都屬小乘教,唐以後不甚流行。八宗以外若加這兩派便成十宗。此外,還有弘揚《涅槃經》的涅槃師,專講《攝大乘論》的攝論師,專講《十地經論》的地論師。這些學派都曾盛極一時,但為時不久便失去傳承,或者自行融入至其他宗派中。

    各宗的傳承與變化:各宗的發展情況是不均平的,發展變化也不一樣。有的宗派初興起時廣大流傳,後來漸衰,如三論宗,此宗經過陳、隋時代的興皇法朗和嘉祥吉藏大力弘揚,在陳、隋、初唐時,流傳之廣,幾乎遍及全國,但以後便逐漸衰落。有的起初流傳不廣,日後卻很盛行,如天臺宗,此宗在天臺智者和章安成宗之後,流傳地區僅限於浙江東南一帶,師資傳承不絕如縷,一百多年後到荊溪湛然,始號稱中興。有的宗派一直發展流傳,從未有衰竭過,如禪宗,此宗有大成就的人多住在山林中,自耕自食,對於社會的依賴性不大,也不需要太多的典籍,所以雖遭會昌之難,影響不大,一直傳承下來,並有很大的發展。有的宗派絕而復生,很多的宗派都是這樣,在會昌滅法以前,各宗先後都已興起,相比之下,雖各有興衰的不同,但都同時流行於世。

    到九世紀後期唐武宗會昌(845)年間滅法,所有的經書佛像毀壞殆盡,各宗的章疏典籍大都亡失無存。十世紀時天臺宗的著作又從朝鮮傳回來,賢首宗的典籍也恢復一部分。天臺、賢首二宗再度復興。中觀、瑜伽以及密宗的許多著作流傳域外,到了清末,性、相二宗的章疏才由日本重返中國。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上述八宗都有人研究講述,有復甦的跡象。總觀諸宗歷史,隋、唐是各宗興起和極盛的時代,會昌法難後,除禪宗外,是諸宗衰亡時代。稍後出現天臺、賢首宗的復興和禪宗的逢勃發展,是佛教復興的時代,但沒有初唐、中唐那樣的盛況。自元代起西藏佛教傳入內地,很受朝廷的尊崇,但未普及民間,此時漢地原有的佛教已不及宋朝時興盛。

﹝資料來源:牟尼佛法流通網釋大寬法師佛學問答,大乘佛法八大宗派

http://www.muni-buddha.com.tw/dakuanQA/buddhism217.htm

 

玄學

 

    玄學是對《老子》、《莊子》和《周易》的研究和解說。產生於魏晉。是魏晉時期的主要哲學思潮,是道家儒家融合而出現的一種哲學、文化思潮。

    「玄」字出自老子道德經》第一章,末句形容道是「玄之又玄,眾妙之門」,言道幽深微妙。東漢末至兩晉是兩百多年的亂世,統治思想界近四百年的正統儒家名教之學也開始失去魅力,士大夫對兩漢經學的繁瑣及三綱五常的陳詞濫調普遍感到厭倦,於是轉而尋找新的、形而上的哲學論辯。

    魏晉之際,玄學含義是指立言與行事兩個方面,並多以立言玄妙,行事雅遠為玄遠曠達。「玄遠」,指遠離具體事物,專門討論「超言絕象」的本體論問題。因此,浮虛、玄虛、玄遠之學可通稱之為玄學。玄學家又大多是當時的名士。主要代表人物有何晏、王弼、阮籍、嵇康、向秀郭象等。它是在漢代儒學(經學)衰落的基礎上,為彌補儒學之不足而產生的;是由漢代道家思想、黃老之學演變發展而來的。

    何晏王弼提出「名教出於道家」說,治理社會要以道家的自然無為為本,以儒家的名教為末。

    阮籍嵇康為竹林七賢之首領,其學有「竹林玄學」之稱。他們主張「越名教而任自然」,強烈反對儒家的名教,駁斥何、王二人之「貴無論」。

    向秀郭象裴頠等則認為萬物皆是自然而生,主張「名教即自然」,則名教亦是萬物之一。

    玄學主要涉及有與無、生與死、動與靜、名教與自然、聖人有情或無情、聲有無哀樂、言能否盡意等形而上的問題。在正統士大夫看來,諸如此類清談都與國計生民無關,因此有"清談誤國"的說法。

    唐代有道教學派重玄派,「重玄」亦語出《道德經》第一章「玄之又玄,眾妙之門」。重玄派的最初形成當是魏晉玄學的產物,魏晉時孫登以「重玄為宗」解釋《道德經》,奠定了這一學派發展的基石。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玄學https://zh.wikipedia.org/zh-tw/玄學﹞

 

深入探討一:清談
    簡易來說 我們把魏晉時期人們所談問的玄學 就稱為清談
清談,又稱「清言」,流行於魏晉時期。漢末黃巾之亂,中央政權瓦解,地方勢力抬頭,儒家經典隨之衰落,亂世之中,老莊思想逐漸抬頭,一般文人不談俗事,不談民生,祖述老莊立論,大振玄風,最常談的是《周易》、《老子》、《莊子》稱為「三玄」。何晏、王弼、夏侯玄、王衍、郭象等人皆有辯才。何晏「好老莊言」,認為「天地萬物,皆以無為為本」,和夏侯玄、王弼等倡導玄學,成為一時風氣,往往廢寢忘食,甚至可以把人累病談死。錢穆說:「當時名士清談,特如鬥智。」
    總個來說 當時時代處於亂世,人們認為談什麼經世濟民都是沒用的 整個生活態度比較消極,剛好老子莊子的思想和這時代人們的心態是相符合的,自然而然就容易造成風潮(流行) 也就形成所謂的玄學或清談。

﹝資料來源:何謂清談?玄學?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71014000010KK04977

 

深入探討二:魏晉玄學分期

正始玄學(204~249年)

竹林玄學(254~262年)

元康玄學(290年前後)

東晉玄學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魏晉玄學https://zh.wikipedia.org/wiki/魏晉玄學﹞

 

深入探討三:魏晉玄學家

 

    王弼(226年-249年),字輔嗣,山陽郡(現今山東省境內)人。三國時代曹魏的著名經學家易學家,魏晉玄學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父親是王業。兄長王宏。祖父王凱王粲的族兄,祖母是劉表之女。(《博物記》)

    為《道德經》和《易經》撰寫註解,對後世影響甚大(由於《道德經》原文早已失傳,王弼的《道德經注》成為後世唯一的流傳版本,直至197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湖南省博物館的發掘人員在馬王堆漢墓發現西漢初年的《道德經》帛書,在校對後,發現與原來版本有許多不同)。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王弼https://zh.wikipedia.org/wiki/王弼﹞

 

    何晏(2世紀195年?-249年),字平叔,南陽宛(今河南南陽)人,東漢末年大將軍何進孫,曹操婿養子三國時期玄學家,魏晉玄學貴無派創始人,與王弼並稱「王何」,玄學代表人物之一,在高平陵之變曹爽等同被司馬氏誅殺,卒於正始十年(249年)。何晏以俊美著稱,有何郎粉、傅粉何郎之語,代指美男子。

    何晏少時即以才秀知名,好老莊,是魏晉玄學貴無派創始人,與王弼並稱「王何」,魏晉玄學家代表人物之一。他主張儒道合同,引老子以釋儒家。他在《道論》中說:「有之為有,恃『無』以生;事而為事,由無以成。」「無」是他對《老子》和《論語》中「」的理解。他認為天地萬物都是「有所有」,而「道」則是「無所有」,是「不可體」的,所以無語、無名、無形、無聲是「道之全」。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何晏https://zh.wikipedia.org/wiki/何晏﹞

 

    阮籍(210年-263年)字嗣宗,陳留尉氏(今河南開封)人,中國三國時期的詩人,「竹林七賢」之一。曾任步兵校尉,人稱阮步兵。與嵇康並稱嵇阮。

    父親阮瑀,為曹操文吏,多出章表,位列「建安七子」之一。阮籍年幼喪父,家貧勤學,少年即通詩書,曾任散騎常侍步兵校尉等官。阮籍本有輔佐天子,濟世安民之大志[3],但苦於時運,在司馬懿司馬昭父子執政下任官,動輒飲酒佯狂。司馬昭想為兒子司馬炎求娶阮籍女,阮籍連續醉酒六十多日,司馬昭找不到提出求親的機會,只得作罷。阮籍最終得以年壽終。曾登廣武而嘆曰:「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阮籍https://zh.wikipedia.org/wiki/阮籍﹞

 

    嵇康(223年-263年)[a],字叔夜,三國譙郡(今安徽省濉溪縣)人,因曾官至曹魏中散大夫,故後世又稱嵇中散。中國古代著名的文學家、思想家、音樂家。為魏晉時期文人團體「竹林七賢」之一,與阮籍齊名,並稱嵇阮,同為魏末文學界與思想界的代表人物。他激烈抨擊世俗規範,主張順應自然法則,保全人的天性,積極推廣服食養生理論,在當時極具有非常高的聲望及號召力。後因捲入朋友呂安的訴訟而入獄,權臣司馬昭忌憚他的言論影響力會威脅司馬氏政權,在鍾會的建議下將其處死。

    在他死後,其思想主張在東晉及南朝受到了極大的推崇,成為魏晉玄學的重要構成理論。隨著神仙道教的興起,嵇康本人則被神仙化,包括作為正史的《晉書》在內,關於他的生平事跡的記述中參雜了相當多神怪、傳奇的內容。而他堅持思想與人格的自由,不追逐世俗名利,為追求正義而犧牲的品質,被後世視作中國傳統文人清廉正直、不畏強權精神的代表人物之一。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嵇康https://zh.wikipedia.org/wiki/嵇康﹞

 

    向秀字子期,中國河內懷縣(今河南武陟)人,魏晉竹林七賢」之一。

    向秀好讀書,與嵇康呂安等人友善,在山陽隱居。嵇康打鐵,向秀為其佐鼓排;呂安種菜,向秀助其灌園。

    關於向秀在嵇康死前的職業有兩種分歧。一種是根據《晉書·向秀傳》中記載的向秀為「上計吏」推測向秀當時為地方小吏。另一種是根據《太平御覽》引《向秀別傳》:「秀字子期,少為同郡山濤所知。又與譙國嵇康、東平呂安友善。其趍舍進止,無不必同。造事營生,業亦不異。」認為向秀當時並未擔任官職。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向秀https://zh.wikipedia.org/wiki/向秀﹞

 

    裴頠(267年-300年),字逸民,河東聞喜(今山西聞喜縣)人,西晉哲學家,著有《崇有論》。

    裴頠出身於官宦世家,祖父裴潛曹魏尚書令;父裴秀西晉尚書令地圖學家;姨父賈充;娶王戎長女為妻。裴頠少時聰穎,善談《老子》、《易經》等著作。曹魏時為權臣司馬昭之僚屬,至晉朝立國任散騎常侍,為晉武帝司馬炎之近臣。晉惠帝時為國子祭酒,兼右軍將軍。以誅楊駿功,封武昌侯奏修國學,刻石寫經累遷尚書。每授一職,殷勤固讓,博引古今成敗以為言。進尚書左僕射,專任門下事。後為趙王司馬倫所害。惠帝反正,追諡成。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裴頠https://zh.wikipedia.org/wiki/裴頠﹞

 

    郭象(3世紀?252年-312年),字子玄,西晉時期哲學家玄學理性道家學派)人士。

    生年不詳,早年擔任司徒,歷官黃門侍郎州牧長史太傅主簿太尉王衍與郭象有交遊,常說:「聽象語,如懸河瀉水,注而不竭。」郭象曾註釋《莊子》一書。他把《莊子》的比喻、隱喻變成推理和論證。郭象本人雖為玄學清談大師,但熱心追求權勢[2],本傳稱其「任職當權,熏灼內外」[3]錢穆批評郭象「曲說媚勢」。永嘉末年病卒。

    在郭象以前,早有向秀作《莊子注》,一說郭象剽竊向秀,但向秀的作品早佚,今日已無法確切查證。郭象雖為《莊子》作注,但思維與莊子不同。例如《逍遙遊》篇「堯讓天下於許由」原文是稱美許由隱居不仕,郭象則以為「若謂拱默乎山林之中,而後得稱無為者,此莊老之談所以見棄於當塗者。」《莊子》推崇許由,但郭象卻是稱許堯而貶抑許由。今日學界大都以為郭象是在向秀的基礎上「述而廣之」,加以發展。例如湯一介認為:「郭象的《莊子注》確實在向秀的《莊子注》基礎上有重要發展,以此說郭注是向注的『述而廣之』。」也有人說注《莊子》者,郭象以下有數十家,但郭象在某些義理上超越了莊子的範疇。北宋宗杲即稱:「曾見郭象注《莊子》,識者云:卻是《莊子》注郭象。」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郭象https://zh.wikipedia.org/wiki/郭象﹞

 

    張湛,字子孝,東漢扶風郡平陵人。張湛有禮有則,與妻子相處,也恪守禮序,三輔人士作為表率。漢成帝漢哀帝時張湛為兩千石。王莽時張湛為太守都尉建武初年張湛為左馮翊,在任有政績,敦睦風俗,後來回居平陵。建武五年(29年),張湛為光祿勛。入朝騎白馬,光武帝稱之為白馬生。七年(31年),張湛為光祿大夫太子太傅。十七年(41年)張湛為太中大夫,稱病不朝,居於中東門候舍,人稱中東門君。大司戴涉被殺,光武帝讓他接任。他在朝堂大小便失禁,說自己不能勝任。於是罷相歸家,數年後去世。﹝《後漢書》卷二十七·宣張二王杜郭吳承鄭趙第十七﹞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張湛https://zh.wikipedia.org/wiki/張湛﹞

 
先秦顯學 ﹝1﹞祖先的信仰與廟宇藝術 台北地區的重要廟宇(2) 宋明理學與心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