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寺廟與古建築
祖先的信仰與廟宇藝術
台北地區的重要廟宇
台北寺廟建築欣賞
台北傳統信仰與廟宇(1)
台北傳統信仰與廟宇(2)
台北傳統信仰與廟宇(3)
現代思潮與古典建築
日治時期台北的建築風格(1)
日治時期台北的建築風格(2)
現代化的都市與建築(1)
現代化的都市與建築(2)
日治時期台北重要建築
台北古建築欣賞

今日台北重要 古蹟建築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台北地區的重要廟宇
      

歷史建築 成文化觀光最新賣點20041108 

 台灣指定古蹟有550處,已登錄的歷史建築有近400處,古蹟與歷史建築有何不同?歷史建築就是要有人民與地方的故事,要與鄉野結合在一起!正在主持歷史建築教育宣導計畫的成大建築系教授傅朝卿如此認為。

 為何有此感慨?正進行「2004年文建會歷史建築經典之旅文化導覽人才培訓研習營」招生時,竟發生學員不足情事,讓文資專家擔憂,歷史建築是否走上脫離民眾認知,如同過往古蹟的菁英路線?

 有人形容過世的文資專家林衡道,永遠拄著柺杖、一雙糊塗偵探的大皮鞋,外加一手提著的白蘭洗衣粉塑膠袋,除造型逗趣外,他口中的古蹟故事更是百聽不厭,年過七旬的黃慶峰曾參加過10幾年前雄獅美術舉辦的古蹟之旅,他說因為林衡道,他才能更認識台灣。

 現在國民旅遊文化參觀風氣極盛,對於鄉野結合歷史建築的現象讓傅朝卿有了新想法。他認為,歷史建築根基於地區歷史發展中不可分離的史料,最大目的是補古蹟之不足,歷史建築應是「全民的歷史建築,非精英的歷史建築」,從登錄、保存到再利用都得有屬於全民的特質。

 歷史建築是生活的,而非視覺的,它與古蹟不同,應該和人的生活結合,那怕是一口井、一座橋、路旁小土地公廟,都可成為歷史建築。傅朝卿也強調「連續性的歷史建築,非斷代的歷史建築」,也就是歷史價值必須經由整個台灣歷史來判斷,才能反映台灣複雜多變的歷史情境。而「環境策略的歷史建築,非鄉愁記憶的歷史建築」傅朝卿認為,面對台灣多變的社會,在保存時必須突破過去「鄉愁記憶」的框架。

 因此催生保存歷史建築,強調的是史料性、史實性、集體性、故事性與觀光性。傅朝卿認為,歷史建築透過故事性,拉近與一般人的距離,並在「21世紀中,讓文化資產角色改變,因故事性與集體性,逐漸在日益崛起的文化觀光中,扮演著吃重的角色。」

 他舉台灣戰後一些外籍建築師、傳教士設計或本地工匠興建的教堂,像台東東公高公教堂、後壁菁寮天主堂、旗山天主堂、台南看西街長老教堂、台南神學院禮拜堂竟成熱門人氣薈萃之所,透過觀光,能促進地方經濟提升,達成「文化、觀光及經濟效益」連動,讓保存文化與經濟永續產生雙重效應。

 文建會正舉辦的歷史建築教育宣導計畫由成大建築系執行中,將錄取80名於本月20日在台南成大舉行,可電洽(06)2757575 轉54135。

 台北地區的民間信仰和廟宇建築,原來是繼承自中國閩南和粵東地區的傳統規制。只是當移入北台的墾民在分享到農產和貿易的成果時,時常對他們心目中的精神象徵─廟宇建築,抱著特殊的期望,試圖結合當地的藝術和思想理念,發展出許多具有獨特風格的建築形像。其中以艋舺龍山寺、淡水鄞山寺、淡水龍山寺、新莊廣福宮和長福巖清水祖師廟最能代表各時期台灣傳統廟宇的建築風格。

1、艋舺龍山寺─

是18世紀初期﹝乾隆年間﹞的建築,雖然經過多次的重修、改建,但是龍山寺至今還是萬華一帶頗具影響力的寺廟。不過,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這一座名寺,其實包括乾隆、嘉慶、同治、日治以及戰後等五個時間歷史特色的建築。

龍山寺的建築特色很多,最引起注意的是前殿的銅鑄龍柱,牆上的青斗石浮雕,前殿的八角藻井,又稱為蜘蛛網,數百個斗拱集向中心形成,完全利用榫頭及平衡原理,不用一根鐵釘,匠心獨運。正殿的龍柱,每柱有雙龍,張牙舞爪,至為生動。雖是戰後的觀音山石所雕成,但構圖嚴謹,雕法精巧,頗具藝術價值。

不管如何,在台灣的寺廟發展史中,艋舺龍山寺代表著20世紀前期﹝清末及日治時期﹞的高峰作品,無論格局、空間與裝飾藝術皆有很高的成就。



2、淡水鄞山寺─

在台灣開拓史、建築史或藝術價值上,都有很重要的地位。鄞山寺規模不大,然而形制完整,可說是清代台灣中型寺廟的典型,可以做為我們來認識傳統廟宇建築的代表作品。

鄞山寺自19世紀初﹝清道光年間﹞建成後,就充分地發揮汀州會館的功能。寺內保有數座石碑,說明當年的規定。之後,1858年﹝咸豐8年﹞有一次修繕紀錄,但從現存的石柱落款看,可能只有部分的屋脊、屋瓦或彩繪重新修理,大致仍保持創建時的原物。又因為這是少見的汀州人建築,有許多特色與漳、泉相異,如突出地面的 磉石、雄渾的龍柱,古拙的泥塑浮雕及碩大的斗拱等。這些在建築史上頗具研究比較的價值。

鄞山寺附近的環境很清幽,雖然近年民房公寓逐漸逼近,但前面仍有半月池,右側仍有小公園,地方上有不少傳說附會,說寺廟的地理為蛤蟆穴,前半月池為嘴,寺後左右兩口古井為眼,現在其中一口井已變渾濁,據說是遭到他人的破壞。

寺內還有一些重要的文物定光古佛的神像是一種軟身的佛像﹝以木料作出有關節的骨架,再敷上灰泥作成﹞,神龕的木雕甚為精美,神案仍為建築時留下的原物,形制古拙,牆上嵌有1893年﹝光緒19年﹞的鄞山寺碑記。碑文所記初建為1823年﹝道光3年﹞,比淡水廳志所記載的晚一年。另外,寺內尚保有一個鐵鑄鼎,為19世紀初年的產物,形制為台灣他處所未見。

鄞山寺至今仍完整保存19世紀初期﹝道光年間﹞原建築時的風貌,為台灣廟宇建築史上極為珍貴的作品。

3、淡水龍山寺─

      創建於1822年﹝道光2年﹞,雖經後來多次的重建,但今日的建築都尚能反映出19世紀中葉﹝咸豐年間﹞廟宇建築的風格。登上龍山寺前殿走廊,可見到造型生動、線條簡潔有力的龍柱,是由原籍惠安的船戶共同捐獻的,船戶的名字刻在柱上,清晰可辨。其他如石獅、璃虎窗、麒麟堵等,都是值得一看的精品。

      跨過門檻,走入廟中,是個十分安靜的天井,完全不同於四周的喧雜,規模雖然不大,但兩殿兩廡廊的合院式格局,卻在後街的攤販留出一方清靜地。以前廟中還有老人茶館,可以品茗下棋,是淡水著名的一景,現在隨著龍山寺改建,已消失不見了。

      淡水龍山寺現存的瓜筒及石雕、龍柱章法,都可代表19世紀中葉﹝咸豐年間﹞廟宇的建築風格。

4、新莊廣福宮─

      初建於18世紀初年﹝康熙年間﹞,原名為三山國王廟,後來經過多次重修、改建,更名為廣福宮。廟宇分為兩進正殿供奉客家移民的守護神三山國王,後殿奉祀三山國王夫人。後殿牆壁以昔日來自中國大陸的烏磚建造,古色古香。1841年﹝道光21年﹞,台北盆地發生閩南人和客家人的分類械鬥,新莊的客家人戰敗,被迫遷徙中壢一帶,廟中改由閩南人來祭祀。

      廣福宮為台灣120餘座三山國王廟中,保留19世紀末年﹝光緒時期﹞原貌最完善者,尤以石雕風格特殊,甚具學術、藝術的價值。

5、長福巖清水祖師廟─

      是另一類具有藝術性的代表作品,它可以說是傳統建築的再生,並且是在有計劃的推動下進行的廟宇建築。祖師廟是由名畫家李梅樹主持改建的。他嚴格要求每一細部,極盡雕琢之能事,從廟頂、屋簷下、牆壁、到柱子….全部裝飾得華麗複雜,這可以說是近年來台灣傳統廟宇更新的典範。

      祖師廟的佈局屬於「回」字形,也就是前殿、後殿及左右兩護室構成一個封閉的空間,而正殿則獨立的聳立在中央,特別顯得氣派雄偉。在傳統廟宇的等級來說,這種正殿居中獨立的佈局,可說是其中最高的形式了。屋頂層層疊疊,屋脊非常多,每根脊上都有豐富的剪粘裝飾,具有富麗堂皇的視野效果,而且就整體來看,這些裝飾的數量、色彩和尺寸比例相當恰當。屋頂下方和屋簷下的樑架,可說是祖師廟木雕的大本營,琳瑯滿目,每一部份都值得細加觀賞,無論是具有構造上的作用,或只是純粹的裝飾,都可見出木匠師傅精心的傑作。

      牆壁全採用石材,各種石雕的技法和內容都表現得淋漓盡致。在同一面牆上,由上至下,常常可以同時觀賞到不同的雕法,不同的題材內容,又方便又清楚。另外,石壁上雕刻的花鳥,很多出自當代名畫家手筆,是正統美術與傳統民間工藝的巧妙結合,也是一大特色。

      祖師廟的柱子非常多,是最引人注目的重點,全部數目多達156根,是台灣所有廟宇中最多的。石柱根根都很精心雕刻,分為雙龍柱、單龍柱、花鳥柱以及附有對聯的圓柱,其中以正殿的三對最是名聞遐邇。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柱頭有特殊的倒捲樹葉形式的圖案,一般視為「白菜頭」,是衍自希臘柱頭的裝飾式樣,富有變化的曲線,使傳統的廟柱造型顯得更豐富。華麗繁雜的石雕、木雕和銅雕,可說是祖師廟最大的特色。以精巧的雕刻來代替一般廟宇常見的彩繪,使人物、花鳥、山水因為立體而顯得格外的生動。但由於數量太多,觸目皆是,評論家認為有雕飾過盛的嫌疑。不過,這也是台灣廟宇藝術的特殊趨向。   

Top

祖先的信仰與廟宇藝術 ﹝1﹞祖先的信仰與廟宇藝術 台北地區的重要廟宇(2) 台北寺廟建築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