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123
歷史事件研究
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
學習自己製作年表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

 

討論:

 

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如何區分?

   
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不同,歷史事實是呈現客觀的事實本身;而歷史解釋則是史學家對史實的詮釋。簡單的說,歷史事實是客觀的史實描述,大體上包括人物、事件、時間、地點等,非真即僞,要嘛存在要嘛不存在,問題較為單純。歷史解釋較偏向主觀的價值判斷(歷史評價),例如因果解釋或歷史意義等,涉及歷史人物或事件的臧否。

何謂歷史事實?

   
歷史事實是指一些基本事實(或事件),確實存在或發生過。它是歷史的骨幹與基礎,並非撰史或論述者主觀意志而能改變。例如「西元1583年(明神宗萬曆十一年),耶穌會士利瑪竇抵達廣東,在中國進行傳教工作」,這件「歷史事實」(中西文化交流重要事件)中的年代、教會組織、人名、地點等是不會隨著任何研究者或編撰者的主觀意識而有所變化;除非有新證據出現而被確認真實性,否則上段論述的「歷史事件」就是客觀事實的存在。
   
然而人類社會的發展、歷史事實無數眾多,難以算計,並非所有發生的事件都要記載,而是要選擇重要的事件、人物、制度、學說等加以記載,進而加以理解或解釋即可。同樣是暗殺事件,一個平凡人(或普通百姓),遭受暗殺,就沒有多大的歷史意義,因為被殺的人並非「重要人物」,況且任何時代也都會發生這樣的事件。但是羅馬共和末年,布魯塔斯等人刺死凱撒的暗殺事件,就是一樁「重要事件」,因為凱撒一死,對羅馬政局造成很大的影響;而「布魯塔斯為何要刺死凱撒」等問題,也留下很大的研究、討論空間。因此,像上述二個例子的重大「歷史事件」就值得我們去探索;而像這些重大「歷史事件」便是我們據此理解過去歷史不可或缺的基礎知識。

何謂歷史解釋?


   
史學家無事實根據無法撰寫信史;而歷史事實失去史學家或編撰者的採用(或引用),也會如死灰沉寂,乏人問津。「歷史解釋」(Historical Interpretation)是對歷史事實加以說明或解釋其意義所在。然而歷史解釋常因撰寫者所處的時代、文化背景、價值觀念、意識型態等而產生不同的見解。因此產生「所有歷史都是思想史」、「所有歷史都是當代史」、「人人都是歷史家」等觀念。因此,歷史上所發生的歷史事實,尤其是重要的事件,經常存在不同角度或立場上的解釋。例如「工業革命起源於英國」、「法國大革命產生的原因」等,隨著時代、史家立場、證據的新發現等因素而有不同的解釋;而這些不斷陳新的解釋,豐富歷史的內涵,對於重建歷史真象,有很大的助益。

   
史學家在解釋歷史是建立在真實、正確的歷史事實的基礎上,藉由嚴謹的邏輯推論與對於古代歷史人物在感情、心思的體會理解(或同情、包容),重建當時過去的真象。基本上而言,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相互依存。歷史事實是歷史解釋的基礎,而歷史解釋遠離歷史事實,也將喪失歷史的價值與意義。

實例分析:

   
「史料(或事實)本身不會說話,是歷史學家替它說話。」歷史事實(Historical Facts)是存在,但它要經由歷史學家的理解與解釋,才賦予其重要的價值、意義;而理解或解釋是不斷在變化。
   
西周初年,周武王崩逝後,引發「管蔡之亂」、「周公東征」的政治事件。這二件事互為因果關聯的歷史事件,它是「事實」,並非任何人可以改變,但「管蔡之亂」的原因為何?對於它的解釋卻有所不同。有些學者認為是因「周公踐祚(稱王)」所引發的;也有學者主張是管叔、蔡叔的「政治野心」(王位繼承未定制)所造成的。
   
從此可以看出,歷史學本身包括兩個主要的層次。第一層次是史實(或史料)知識的認定(真實性的問題);第二層次是對第一層次的理解或解釋。在第一層次認定其事實後(客觀存在和不變),但歷史學家的第二層次能客觀、不變嗎?它會隨著新史料或證據重新發現或歷史學家不同的認知,而賦予不同的解釋;而這種解釋的工作,便是歷史學主要價值所在,也是賦予歷史學活力的泉源。
   
歷史學本身天然具有詮釋學的性質,因為歷史事實是過去發生的事情,必須經過解釋才能進入我們的視野。例如海峽兩岸以電視劇述說歷史、解釋歷史、重塑歷史,這是近些年的風氣,也多少說明歷史事實和歷史解釋之間呈現一種有趣的互動,有時候是很難截然劃分的。
   
基本上,中國史學家對於史學有著雙重的任務,一是記事;一是載道。前者是史學家對於事件發生的經過加以忠實的描述,後者則是對於歷史的批評。對於中國史學家而言,前者是因,後者才是果,沒有前面的因(忠實的描述事件發生的經過),就不會有後面的果(加以評論),而這個『果』卻也是歷史真正的作用。為什麼史書可成為制衡中國皇帝的工具之一,最主要的就是在這個『果』身上。
倘若只是『忠實地描述事件發生的經過』,那麼史書只不過是一本小說,但是就因為有了後面的『加以評論』,使得史書開始有存在的價值,這也就是中國史學之所以能連綿不絕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問題來了,史學家會否因為後面的果而使前面的因失真?原則上,司馬遷的《史記》為這一點立下了優良的範例。史學家在記載史料的時候是不會也不能加以評論,是必須忠實的記載,對於評論的部份則是在結尾的地方獨立撰述的,與史料是完全分開的。
   
舉例來說,宋朝最重視氣節,因此對於自稱『長樂老』的馮道的評價非常低,但是歐陽修在修五代史的時候,卻未因鄙視馮道的作為而抹去馮道為民的功績,反而如實記載下來,也讓後世不會因為一句『士大夫無恥,是為國恥』而忽視馮道為民愛民所做的一切。因此兩者並存不但無害於史學,反而更使史學有了生命。

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如何區分?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70728000016KK08291

歷史事件研究 台北地區地名簡介(1) 台北地區地名追蹤(1) 學習自己製作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