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史
先秦經濟社會史
秦漢至魏晉南北朝經濟社會史

隋唐至兩宋經濟社會史

元明清經濟社會史
今日中國經濟社會史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元明清經濟社會史

 

一、元明清經濟史

 

1、元朝經濟

    元朝的經濟仍以農業為主,生產技術、墾田面積、糧食產量、水利興修以及棉花種植面積等方面都取得了較大發展。由於蒙古族草原時期以畜牧為主,經濟單一,對商品交換依賴較大,同時受儒家輕商思想較少,故元朝較少抑商,使得商品經濟十分繁榮,使其成為當時世界上相當富庶的國家。而元朝的首都大都北京市),也成為當時聞名世界的商業中心。為了適應商品交換,元朝建立起世界上最早的完全的紙幣流通制度,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完全以紙幣作為流通貨幣的朝代,比歐洲早了400多年(元末時因濫發紙幣而造成通貨膨脹,也比歐洲早了400多年)。商品交流也促進了元代交通業的發展,改善了路、漕運,內路交通。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中國經濟史https://zh.wikipedia.org/zh-tw/中國經濟史﹞

 

2、明朝經濟

    明朝建立後實施嚴厲的禁海政策,海外貿易開始轉入地下的走私貿易。隨著明太祖洪武年間寶鈔提舉司發行的「大明寶鈔」紙幣的流通失敗,整個貨幣體系轉向為以銀本位為主,當時明國佔有世界白銀需求量三成左右。

    明穆宗隆慶元年(1567)朝廷廢止海禁後,此時對外貿易重新活躍起來,直到明亡的這個期間大量白銀通過海外貿易流入中國。明太祖洪武年間實行休養生息的政策與移民墾荒,曾派遣國子監下鄉督導水利建設,並以減免稅賦獎勵耕作。也實行屯田政策,軍屯面積佔全國耕地的近十分之一,私人商屯也很興盛,朝廷再以買賣食鹽的專賣證(稱之為鹽引)作為交換,利誘商人將糧食運往邊疆,以確保邊防的糧食需求。明代中後期商人地位有所提高,部分士大夫認為經商有成,在價值上也等同於讀書有得,「亦賈亦儒」「棄儒就賈」的現象也開始出現,商幫商會等集團也逐漸擴大。 手工業方面,明代仍然延續元代的匠籍制,以江南地區為代表的手工業高度發展,松江潞安府全盛時有織機1.3萬張,南京一地有眾多的陶瓷廠,每年可生產100萬件瓷器,施釉方式以吹釉法代替刷釉法,使施釉更加均勻光澤。

    明代經濟的另一個特色是城鎮經濟的繁榮,運河沿線由於往來商船不斷,周邊城市如濟寧淮安揚州等都非常發達。東南地區由於商品經濟繁榮,成為全國的經濟集散地。明嘉靖萬曆年間起,各地出口絲綢、酒肉、蔬果、菸草、農作物、瓷器等商品不計其數,大量外銷賺取外匯所得;外國的不少東西在中國城市都有賣,如歐洲的西洋美洲菸草...等。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中國經濟史https://zh.wikipedia.org/zh-tw/中國經濟史﹞

 

3、清朝經濟

    明清時期,在中國形成十大商幫。其中晉商徽商支配中國的金融業閩商潮商掌握海外貿易。清朝曾實施海禁政策,直到統治台灣後,沿海貿易才稍為活絡,貨幣方面採銀銅雙本位制。康熙晚期為防止民變,推行禁礦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阻礙工商業的發展。

    近代的中國經濟發展的特色是逐漸被納入全球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之中。早在清朝中葉開始,已有大量對外貿易活動,最初只集中在廣州一城,鴉片戰爭後擴展至沿岸各城市,如上海天津寧波等等。清末新興工業盛行,主要集中在東面沿海,發展至今日生產規模擴展至全國,為著名的「世界工廠」。同時,19世紀50-60年代,受第一次鴉片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以及太平天國運動影響,中國傳統小農經濟逐漸解體,從通商口岸開始,出現大量自由勞動力,為中國資本主義發展提供了勞動力基礎。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中國經濟史https://zh.wikipedia.org/zh-tw/中國經濟史﹞

 

二、元明清社會史

 

1、元朝社會

    元代社會因思想多元化、商業經濟發達與交通便利,使得元帝國的強盛,是東亞地區的富裕大國,在歐洲人馬可波羅的遊記中,可以看出當時的盛況。隨著理學影響的下降,長期以來壓在人們心頭的封建禮教的磐石隨之鬆動,下層人民和青年男女,蔑視禮教違反封建倫理的舉動越來越多,以至王惲對宣揚禮教的做法,發出了「終無分寸之效者,徒具虛名而已」的慨嘆。孔齊言道:「浙間婦女,雖有夫在,亦如無夫,有子亦如無子,非理處事,習以成風。」。在此說明元朝社會的價值觀念在變化,說明元代文學作品出現眾多違背封建禮教的人物,有著廣泛的社會基礎。

    由於元帝對科舉的輕忽,使得大批文化人失去了優越的社會地位和政治上的前途,從而也就擺脫了對政權的依附。他們作為社會的普通成員而存在,通過向社會出賣自己的智力創造謀取生活資料,因而既加強了個人的獨立意識,也加強了同一般民眾尤其是市民階層的聯繫,他們的人生觀念、審美情趣,由此發生了與以往所謂「士人」明顯不同的變化。至於蒙古族的生活方式,則純粹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早期社會中的婚姻以外婚、仇家禁婚、無倫理上限制為主。他們有傳統的婚禮習俗,在統一中國後,由於蒙漢通婚,部分也採漢禮。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元朝https://zh.wikipedia.org/zh-tw/元朝﹞

 

2、明朝社會

 

    明代早期,社會風氣比較節儉。後期伴隨著商品經濟的發達以及政府控制力的下降,社會風氣轉向浮華與奢靡,不論士大夫或百姓,在飲食、居住、穿著、娛樂各方面都更為講究,甚至貧窮人家也追慕仿效,與過去儒家崇尚簡樸的風氣有很大的差別。商人的地位也明顯提高。時人張瀚曾言:「今之世風,上下俱損矣!」明初朱元璋認為「元以寬失天下」,因此要「救之以猛」,一改元朝優容江南士人的政策,採取各種措施打壓及迫害江南文人。有明一代,明廷便擬定江南重賦,「官、民田視他地方倍蓗」,並且規定「浙江,江西,蘇松人毋得任戶部」。仕宦的江南士人,或因黨案,或因文字獄之故,動輒獲罪橫死。

    明朝的另一項重要社會風氣就是藏書之風。無論官方與民間皆好藏書。私家藏書尤為發達。天一閣是中國目前現存的最早的私家藏書樓。其創建者是范欽。在范欽去世時,天一閣藏書的總數達到七萬卷。天一閣對藏書嚴加保管,水火不入。也嚴禁外借。明代重要的藏書樓還有汲古閣、絳雲樓等。而私人刻書也逐漸發達,出現的彩印的套印等新工藝,印製的書籍量更是達到一個新的高峰,也使得書籍的讀者群更為擴大,各種通俗小說的出現也為平民百姓提供另一種娛樂。裝幀方法也得到改進,出現對後世影響深遠的線裝書。

    貞節旌表的制度在明朝成為固定持續的制度,使得女性守貞守節從原本的典範理想成為一般性的風氣甚至規範。而纏足也在明朝逐漸成為社會上較普遍的習俗。此外,晚明社會風氣的開放,使當時成為中國歷史上才女文化最發達的時代之一。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明朝https://zh.wikipedia.org/zh-tw/明朝﹞

 

3、清朝社會

1﹞清朝社會的面影:清代野記

內容簡介

  凡朝廷、社會、京師、外省事無大小,皆據所聞所見錄之,不為鑿空之談,不作理想之語……此記中近三十年事,所聞所見,當時有所忌諱而不敢記者,今皆一一追憶而錄之……──張祖翼《清代野記》
  作者張祖翼,署名「梁溪坐觀老人」,出生於享有「四代十翰林,三代十高官」美譽的顯赫世家,他不僅是一位嚴謹的學者、金石碑版研究專家,更是近代書法名家,與吳昌碩、高邕之、汪洵,同稱海上四大書法家。他亦是最早走出中國,遍覽世界的清朝名士之一。
  《清代野記》共收錄127篇,全書行文簡潔,長於刻畫人物,主要記錄了清末咸、同、光、宣歷朝的文物掌故,有重大歷史事件,有清人軼事,有典章制度,還涉及優伶義舉、書賈著書、藝人絕技、輓聯巧對,甚至賭棍、騙子、強盜、小偷的種種情態等,包羅萬象,儼然是一幅晚清社會生活的全景圖。
  本書將《清代野記》重新點校、分段,整理後出版,內容豐富,記載翔實,多半為作者親歷親見,聽聞而來者必記錄出處。他常與諳熟滿人習俗、宮廷秘事的滿州名士覺羅炳成為伍,可見所載之事並非鑿空虛構之言,具有高度的文史價值。另外,本書也補充了正史的闕漏與不足,常為研究中國近代史者多所徵引。喜愛清朝歷史的讀者絕不能錯過!
本書特色
  比正史更有看頭的筆記小說。舉凡清代上至官場百態,下至社會奇聞軼事,有聞必錄,包羅萬象!
  蘊藏諸多珍貴社會史料!作者除親歷親聞外,更補足因當年忌諱而未記錄之事!

﹝資料來源:清朝社會的面影:清代野記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4998

 

2﹞漫談清朝人社會生活

    清朝人都處在有形的和無形的社會組織中,普遍地生活在家庭中,有相當一部分人被組織在宗族祠堂里,在政治上人們還普遍過著等級生活。

    清代平民的家庭由父子兩代或祖孫三代構成,同一父親的兩個或多個成年男子通常是分家的。貴族、官僚和有錢人的家庭結構與此不同,它往往是四世同堂、五世同堂。所謂大的家庭結構是指後一種人的,平民的家庭構成不太複雜。家庭成員之間形成多種關係,即父子、夫妻、祖孫等關係,稍大或大家庭尚有兄弟、叔侄、婆媳、姑嫂、妯娌等關係。家庭以男性成年人為家長,在夫妻、父子關係中,作為父、夫的家長有比他人為多的權力,家庭經濟主要由家長創造和掌握。女子除進行家務勞動外,南方的多半參加農業生產。在紡織業發達的地區,女子的紡織足供個人的生活。女子還作為生育工具,她們的生活是操勞而艱辛的。富貴家庭的婦女不從事生產,但是「別內外」的規條對她們又是無形的桎梏。家庭財產由男性成員繼承,寡婦要由丈夫家族為其立後才有繼承權,女兒對娘家財產無權染指,所以財產繼承上也體現出重男輕女的原則。由婚姻而有夫婦,才形成家庭。清人婚配原則既重門第又重財產,不過更重視後者,惟在良賤通婚上禁忌甚嚴。女方爭索財禮,而男方又要賠嫁。婚姻儀式按禮法規定,非常繁瑣,鋪張浪費,影響男女雙方的家庭經濟。平民家庭多是一夫一妻,富貴者則廣肆納妾。清代夫妻關係不管感情如何,比較穩定,很少離異的。家庭中人們地位的不同,很容易形成各種矛盾,而以家長與屬員的矛盾為主,具體表現為父子、夫妻、婆媳、妯娌的衝突。

    在長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區,有的家族有幾十人、幾百人以至幾千人,北方也有這種情況,但少一些。聚族而居的宗族,常常建立它的組織——祠堂。宗祠內包含同一祖先的各派子孫,是未出五服的血緣近親和出五服的親屬的聯合,而基礎則是宗族成員的家庭。祠堂有族長、族副等一套組織機構,大家族尤其完整。它制定宗規家訓,規定族人的職業、族人對宗祠的義務、家長的理家權,以及族人的其他行為準則。它經常實行對族人的宗法的、倫理的教育,審理族人內部糾紛,處罰族人,擁有向政府的送審權。有個時期,法令甚至允許它處死族人,儼然是一級政權。宗族內部族長和有政治身份的人掌握祠堂,與一般成員產生統治與被統治的矛盾。族人間也有財產糾葛。祠堂與外部矛盾也很多。不同宗族的糾紛,使社會上生出許多案件、械鬥。

    清人在政治、法律上的地位很不平等,形成下述的種種等第:

    皇帝。臣民之主,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清朝由於實行軍機處制度,使幕僚長的軍機大臣部分取代准宰相的大學士權力,進一步削弱了相權,使皇權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貴族。內分宗室貴族與異性貴族兩種。宗室貴族除有世爵、賜田、八議中的議親等權力外,政治地位又比歷朝的上升。清代宗室封爵為十二等,前九等是超品級的,第十等與一品官的大學士等同,第七等與異姓公爵同品級,其地位遠遠高於民公與官僚。異姓貴族自三藩叛亂之後沒有王爵,由因功而封的公爵以下世職組成,享有八議及恩蔭等特權。

    官僚。現任文武官員組成,內部可分三品以上的大僚、四五品的中級官員、六品以下的下級官員三個層次,它們有著不同的優免權、贈封權、司法訴訟上的特權、執行公務與部民糾紛上的特權。大臣還有恩蔭權。

    紳衿。由退職的官員和有功名的進士、舉貢生監組成。享有部分免役權、司法訴訟上的特權,還有不成文的、習慣上的特權,如干預地方政治的權力。

    平民。包括沒有政治身份的地主、商人、自耕農、佃農、手工業者、僧道,處於良人地位,他們的財產及與他人形成的生產關係受法規保護,同時有納稅應役的義務。這中間的佃農,實際地位原低於地主,雍正年間制定禁止地主擅責佃農的法令,他們的地位有所上升。

    僱工人。被紳士、地主、商人、手工業者以及佃農雇用的農業、手工業工人,原來的地位介於良人和賤民之間,經過乾隆年間的改制,凡與僱主平等相稱、同坐共食的升為良人,主僕相稱的仍為僱工人。於是紳士等有身份的僱主的僱工政治身份低,僱主身份一般,僱工身份就高。

    賤民。其中的奴婢,有賣身的,有家生的,有投靠的,主要從事家內勞動。他們是主人的財產,受主人人身控制,不能告主、叛主,政府不允許任意殺害他們,但他們的主人可以根據本身的政治權力減輕殺害罪,所以他們的生命並無保障。教坊司樂戶是官奴婢;山西、陝西的樂戶,紹興府、寧波府的墮民,蘇州府的丐戶,廣東的旦戶,由前代官府規定或地方惡勢力長期奴役而形成,從事賤業,同於樂戶;寧國的世仆、徽州的伴當,也是長期形成的賤民,附屬於主家。這些賤民在雍正年間的法令中開豁為良,惟和聲署取代了教坊司,樂戶得以從良,其他賤民由於改變職業的困難,仍處於賤民地位。此外政府的皂隸也屬於賤民。賤民不能同良人通婚,不得讀書入仕。他們沒有人格,沒有政治權力。

    人們組織在家庭之中,家庭是社會的細胞,是初級的社會群體。由不同類型的家庭組成各種社會等級,等級是封建時代的主要社會結構。同一血緣關係的家庭組成的宗族,也把人分為庶族的、望族的不同等第,影響人的生活。家庭、宗族、等級是清代社會結構的表現形式,人們生活在這些結構之中。

    人們的物質生活不是社會史的研究內容,但物質生活的規制、崇尚及其變化卻是社會史的考察對象。

    服飾方面。清朝像歷代王朝一樣有一套定製,天子、貴族、官僚、士人、平民、賤民各有規定的服裝及裝飾品,用料、顏色、刺繡、飾物均依政治身份而有差別,是所謂重名器、別貴賤。清代由於是滿族當政,改變明朝漢人服式,而推行滿裝,其中官員的特點可用「孔雀翎、馬蹄袖」來表明。服飾既然表示人的身份,任何一個等級的人都想改變自身的服制規格,使用高於自身等級的服飾,所以經常出現服飾違制的事。清朝屢次下命禁止,但無結果。髮式和服飾緊密相關,清朝強制推行滿人髮型,漢人是「男從女不從」,男子剃髮腦後梳辮子。

    清人主食有較大變化,在米、麥、谷之外,玉米、白薯增加進來。政府提倡種植白薯,宣傳它的多種用途。人們在口食緊張的情況下,無可奈何地接受它。美味玉食歷來為富貴者所追求,清代官紳商賈隨著時間的推移,要求越來越高,口味千變萬化。如京中宴席,康熙時灤鯽、黃羊為佳品;乾隆中則盛行填鴨。在飲食業中,茶館在一些地方興起了,出現「遍地清茶室」的現象,人們進茶館成了一種風尚。

    居住方面。官民住宅方位、房舍式樣,清朝政府都有一些規定。太廟、品官家廟的房屋間數、高低、大小、門垣數量的定製,最可以反映清朝的這種制度。在首都,皇宮在中間,內城居住貴胄、官僚和滿人,南面的外城是商人活動處所,符合於歷來都城北朝南市的等級規制。外城「家隘而壓低」;內城「巍峨華煥」,「其巨者略如宮殿」。有的城市還分出滿城和漢城。一些地方賤民集中居住,如寧波的賤民居住區稱「貧巷」,房舍矮小。有些地區的紳士地主不樂於僻居鄉村,跑到城市,加上工商業發展等原因,城市人口在增加,城內建築加多,空地減少,流經的河道成了污水溝,人們居住環境在變化。人們為改變居室條件,講究建築質量,盡財力的可能進行雕飾,有的地方出現「宇盡雕鏤」的情況。富貴人為遊樂,建立各種花園。皇家撥巨金建設圓明園、頤和園、避暑山莊,使它們成為皇帝經常使用的辦公室、起居室、娛樂園。富人建的花園散布在全國各地,有的園林規模之大,十日也游不盡。

    清朝規定各種貴族、品官的轎子、車輛的形制,飾物的質量、顏色,車輛引馬的數量以及引馬的飾物,令人看到車輛、轎子就知道它的主人的身份。為了維持交通秩序,清朝設立了相關的制度。如在運河道上,船過河閘,先進官船。次及商民貨船。有的地方有人以發展義渡為風尚,私人出資修橋,或置船雇夫役,免費擺渡行人。有的地方還有人以發展茶亭為美事,施茶給過往行人。

    清人,特別是平民百姓,文化娛樂生活很貧乏,然而人們的生活情趣還是高昂的,總在設法搞點娛樂活動,以調劑單調的生活。當時的娛樂有經常性的,而更多的是體現在婚嫁、喪葬、節日、廟會等形式中。

    清代戲曲形式很多,流行崑腔、弋陽腔、梆子腔、鼓吹、吹打、十番、弦索、皮簧和京劇。前期崑腔為人所喜,清末京劇取代了它的地位。皇帝有內府戲班,演技和道具皆精。乾隆時愛看《西遊記》、《封神榜》等小說改編的神仙鬼怪戲。京城有幾家戲班子,供士大夫欣賞。官員,特別是地方官,多私設戲班子,除供自家觀賞,還用以在屬民富人中打秋風。有的地方有在官樂戶,官員宴會,命之歌舞佐酒。一些工商業、交通發達的城鎮,如蘇州,有民間梨園。乾嘉時期,遍布城鄉內外。戲班有固定的演出場所,還到集市上賣藝,「聽觀如堵」,受到三教九流觀眾的歡迎。

    清人的節日很多,有國家法定的,有傳統的。節日生活,儀式而外,就是吃和玩。玩往往是看各種表演,或親身參加某些演出。如元宵節的看煙火和龍燈,五月的龍舟競渡,七月鬼節的盂蘭盆會看僧道的做法場。民間的春祈秋賽,也多有演出。

    廟會是流行於全國各地的民間貿易、娛樂形式。許多人,特別是南方人,不論信佛與否,愛作寺廟之游。有些寺院有定期的廟會,一連開幾天,屆時司事者多定戲班,作連台的演出,還有踩高蹺、耍猴戲、練武術、唱鼓書等曲藝雜技形式的表演。人們打扮一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擁向寺宇,「舉國若狂」。有的官員以廟會上男女混雜,有傷風化,加以禁止。江蘇巡撫湯斌在蘇州毀淫祠,但他最終是失敗了。蘇州人的寺廟之游一直很興盛。

    家庭喜慶的娛樂是經常有的。娶親、做壽,事主根據經濟條件雇戲班子唱戲,或者有親朋送戲。這些當然是富貴之家才能有的娛樂。喪葬本來是不能慶祝的,但有的地方把它視作「白喜」,有親戚送戲的。

    打牌是清代各階層人的活動,但它流行在男子中,婦女中只有官眷才有閒情作這種遊戲。它同時是賭博工具,往往造成一些人的傾家蕩產。

    嫖妓和賭博一樣,都是不正當的娛樂。嫖客把對方置於被侮辱被蹂躪的地位。妓主要是女子,有賣身的,有賣藝兼賣身的。樂戶、墮民、旦戶都兼營妓業。優人亦有兼賣身的,是為男妓。京城嫖客多有愛男色的。乾隆中兩個狀元同慶成班、保和班優人相好。文人以挾妓在南京秦淮河、蘇州虎丘、杭州西湖、揚州瘦西湖冶遊,作為風流韻事。

    清代人口增殖極快。據記載,歷代戶口統計,自漢至明,在四千萬至七千萬間徘徊。清朝自行攤丁入畝和廢除編審制度後,人口從乾隆初年的一億多,躍增至道光間的四億。人口自然分布,康熙中,浙江、江蘇、山東、福建、陝西、江西人口密度大,乾隆時,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河南、湖北等省密度居前列。它表明東南沿海和長江流域、黃河下遊人口眾多。

    清人的職業,農業為主,商業和手工業次之,出仕和以文為生的又次之。這是封建時代的基本職業構成。但是清代人口職業流動較前朝為大,特別是康熙中期以後,工商業發展,人口由農村的農業轉向城鎮的工商業,像蘇松的紡織業、景德鎮的陶磁業、雲南的銅冶業的工匠,多是異鄉的農民流移來的。這樣工商業與城鎮人口增加,如乾隆間杭州府城鄉人口中,市民占總人口的10.26%,在那個時代這個比重是很大的了。又如道光間,福建灶戶人口占土著人口的1.1%。製鹽戶占到這個比重是應當引人注目的。

    清代人口增多,耕地與職業有限,產生過剩人口,出現大量的流民。清初有人講當時「閒民十之六」;清中葉龔自珍講:「不士不農不工不商之人,十將五六。」始終有那麼多無業游民。他們毫無生活保障,四處遊蕩,是社會不安定因素:為盜賊,入會黨,參加農民起義隊伍。

    失業人口的一項出路是外出謀生。南方人口密集區的失業者除走向城鎮外,就是向丘陵地、山地進軍,開發處女地;這些人就成為棚民。開始清朝政府從治安考慮,不承認他們的遷移,後來允許他們著籍和參加科舉。棚民開荒,提供經濟作物和玉米,活躍了商品市場,但他們與土著有矛盾,出現土客籍的鬥爭。

    民間自發遷徙是沒有計劃的,但地理環境、歷史因素等原因,卻幫助形成固定的流向。如山東人闖關東,河北、山西人到口外,湖廣人去四川,長江中遊人去雲南,東南沿海居民出洋及開發沿海島嶼,這些多是人煙稠密地區向地廣人稀的邊疆移民。

    生產高產作物雜糧和遷徙等方法,並不能解決膨脹了的人口的存在問題,社會救濟事業因而比前代興盛。收養棄嬰的育嬰堂,養贍老病無依靠貧民的養濟院,施藥施棺的錫類堂,資助寡婦的恤嫠堂,安頓流民的棲留所等善堂,在一些城市出現。在南方,連一些市鎮上也有。這類善堂有的是官設的,多數是民辦的。政府鼓勵興建,給創辦者以優免權和職銜。政府和社會上層人士希望以此收到民心穩定的效果。事實上善堂不可能解決貧民生存問題,人民也不對它抱有幻想。

(本文作者馮爾康,1934年生,原南開大學教授,在清代社會史研究方面成就突出。)

﹝資料來源:馮爾康:漫談清朝人社會生活https://kknews.cc/zh-tw/history/v9mmmy.html2015-01-29,水煮百年 歷史

 

隋唐至兩宋經濟社會史 台北府城的興建 淡水河邊的貿易市─大稻埕 今日中國經濟社會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