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歷史剪影
台北的發現
文化的黎明
長於煉鐵的凱達格蘭人
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
傳統農商社會的繁榮
深具古風的台北府城
傳統的信仰和族群
從傳統到現代的蛻變
壓不扁的民族情懷
市民自治時代的來臨
國際化都會區的展望
文化的台北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八、從傳統到現代的蛻變
  「傳統」與「現代化」這兩個名詞,是個相對概念。「傳統」好像是代表過去一成不變事務,而「現代化」則代表一般人的時尚或流行的風潮。當日治時代視前面的滿清末年生活為「傳統」時,我們現在又視日治時代為「傳統的」習俗,而非屬於「現代的」生活。可見「傳統」和「現代化」是個比較的觀念。

(一)傳統士紳和平民的生活
  滿清時期,台灣傳統的農商社會是根基於原有農村社會發展出來的社會面貌。這類社會的本質,承繼於中國大陸傳統的政治制度以及閩南、粵東的社會組織形態。政治上,以效忠王朝為理念,一般的讀書人則是透過科舉制度成為王朝行政官僚的一分子。社會上,大部分是以同祖籍的居民生活在一起,只有在大街市才能藉著互相交易之便而共同生活。日常生活上,除了士紳階層有官方的排場外,一般的居民都是承襲著原有漢人社會的習俗。
  台北盆地在十八世紀中葉(乾隆年間)逐漸開發,盆地內的新庄街(新莊)突然成為臺灣最北的大街市。一七四六年(乾隆十一 年)八里坌巡檢首先捐贈義學一所,是盆地內最早成立的學校。其後有胡焯猷,於一七六三年(乾隆二十八年)捐建明志書院(泰山);潘定民在芝山巖開漳聖王廟旁,建文昌祠義學(一八四0年);艋舺建學海書院(一八四三年);板橋林維源、林維讓兄弟捐建大觀義學(一八六三年)。於是士林、艋舺和板橋的文風都相繼興起。不久,連大稻埕、大龍峒等也有義學的設立。
  十九世紀初期(道光以後),台北盆地內學校逐漸增加,文教也因而興起,地方中舉的人數增加。自一八二一年(道光元年)至一八九四年(光緒二十年)的七十四年間,盆地的生員、貢生和舉人的人數,以艋舺、大稻埕、枋寮(中和)、板橋四地最多,大龍峒、士林和新莊人數也不少。由此可知盆地中央區文教較為發達,盆地邊緣地區,則呈現落後的現象。因此,人民性格不同,盆地中央愛好文教,邊緣地區則崇尚武質。
  滿清末年,台北的經濟生活是兼具農、商社會的型態,但如以人數與該行業所佔的地理空間而言,農業仍佔優勢。一般農民生活隨季節的工作性而有改變,家庭大部分是屬大家庭的組織,而以「父權主義」為中心思想。當時的台北人衣、食、住、行相當簡單,與中國閩南地區相類似。但開港後(一八六 0年後),台北日益繁榮,舶來品進口日增,生活有若干程度的變化。其中最明顯的是西式洋樓的建立,如千秋街,建昌街與六館街為最有名的洋樓街。而劉銘傳為整合台北三市街的交通,建造基隆到台北間的鐵路更促進台北地區茶葉,樟腦和煤炭等大宗貨物的輸出。

(二)傳統勢力的衰微
  由於台灣住民長期生活在傳統的習俗中,對於滿清統治期間的各項措施,並不太感覺出有什麼多大的改變。可是,被視為「不變的中國」,受到近代世界潮流的衝擊後,情形就大為改觀了。不僅滿清帝國的權威受到影響,連中國傳統的文明也受到懷疑。
  近代以來,首先有力量向台灣傳統社會挑戰的是英國人。他們對中國發動鴉片戰爭(一八四0年),打開中國的閉關形態,並且把近代西洋的工業化文明輸入中國,當然台灣也在這一戰役中,感受到船堅砲利的威力。後來,英國人又利用英法聯軍(一八五八年)侵犯中國之便,迫滿清開放台南和淡水為通商口岸,於是台灣正式成為西方拓展貿易的一個據點。當時對於台北地區的影響,只是在農業經營方式和商業貿易的機能上。不過,隨著大量洋人的前來拓展商機,也把屬於個人宗教信仰的基督教文明傳入台北。如基督教長老教會首於一八六0年(咸豐十年)傳入滬尾(淡水),其後經馬偕的繼續傳教,直到一八九四年(光緒二十年)共有大稻埕、北投、八芝蘭、艋舺、錫口等教會。
  面對著這一連串外力的挑戰,中國本身為求生存,也開始有了自發性的改革,號稱「自強運動」。在滿清的有力朝臣中,先有沈葆楨和丁日昌的辦理防務,後有劉銘傳從事台灣建省行動,陸續引進了西洋的軍事、交通和教育等建設,促使台北附近的防務和交通出現了嶄新的面貌,甚至一些士紳階層也接受了西洋教育的內涵。只是一般的居民在生活上僅稍稍感覺到一點轉變而已。可是,等到日本人有野心侵犯中國,並且在甲午戰爭(一八九四年)中打敗了中國之後,使台灣淪為日本的殖民地。在統治者和被統治者分屬不同民族和文化的情況下,自然改變了台灣傳統社會的形態。

(三)威權統治的架構
  日本統治台灣,原即是以殖民母國的利益為前提,主要是將台灣視為日本經濟體系的一環,而企圖使台灣成為日本經濟榨取和進軍南洋的基地。
  因此,統治台灣必須有一套異於日本本土的策略。在日本政府處心積慮的殖民統治策劃下,進行切斷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由台灣總督掌握絕對的統治權力,以科學實用主義的原則來進行治理,實現差別待遇與種族歧視等必要的手段,如此,再透過對台多項基礎工程的建設,必可達到控制台灣和利用台灣人力與自然資源的目的。
  「把台灣從中國隔開,使它跟日本結合起來」是日本對台支配政策的首要任務。當日本殖民政府對台統治才剛就緒,便即刻執行「住民去就的決定日」(一八九七年)以逼迫台灣住民成為日本國民。稍後,日本更有計劃陸續拆除原屬滿清時代遺留下來的建築,如文廟、澄瀛書院、天后宮、 布政使司衙、籌防周以及西門城門、東北城門的外廓和所有的城牆。從此,日本政府達成台灣人民與中國大陸之間族群的隔離行動,並且丟除了根植華族的歷史文化意識。
  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即大力的學習或模仿西方現代的文明。對於殖民地和台灣的經營,則採取貌似科學主義的實用政策。其中最有名的理論,是第四任台灣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生物政治學」。他強調任何殖民行政制度必須根據生物學的原則。如從事戶口調查、舊慣調查、土地調查、林野調查與整理、度量衡和貨幣的統一,以及鐵公路的交通建設等。
  依據後藤新平對台灣人的「研究」,認為「台灣人是屬於物質的人種,黃金和儀禮、華廈和宏園,是他們所尊重的對象。」所以他勸兒玉源太郎,為了表示當時的殖民統治者與從前大不相同,實有必要另建總督府。他並且建議,在省會台北中心,建造一座壯大的台灣總督府官廳,周圍設有大街、林蔭大道和公園,這是權力與領導的象徵,可給台灣人一項深刻的印象,以為日本人將留住台灣,且要繼續統治台灣。

(四)都市計劃的藍圖
  日治前台北二市街的規模,是日治時代台北都市發展的主要基礎,而都市體制的奠立與再發展,依然沿襲十九世紀末年(清末)劉銘傳對台北的經營,但日本殖民政府刻意建立台北成為政治、金融以及學術教育的中心,使台北正式成為全台的領導樞紐。基於此一目標,日本殖民政府有計畫的擴建台北市街,使日治五十年中台北展現出現代化的都市風貌。
  今日的台北市行政區域,在清代並未明文置市,直到一九二0年(大正九年)十月一日才做州縣市市制規定,將台北市市治改於今城中區,台北市之名稱自此開始。在此之前,日本殖民政府曾於一九0五年(明治三十八年)進行過台北市15萬人口的都市計畫,預計在一九二九年(昭和四年)達飽和的狀態,然而到了一九二0年(大正九年)時,人口已超過17萬人。
  一九二0年十月,按州縣市制規定,正式設立台北市,設台北市役所(即市政府),仍隸台北州,廢原來三區之制,一面從事街道地域之延展,一面則將全市分為155街庄。其後,改用日式町名。一九二二年(昭和七年),台北州又發表大台北市區計劃,擴為60萬人口的都市,預計一九五五年(民國四十四年)之前不會達到飽和。
  一個60萬人口的都市,需要相當大的區域,這一計劃包括東到松山,西到淡水河,北以士林為界,南接新店溪,除去山地、河川、沼湖低濕地,實際可利用面積4780公頃,每人平均可利用面 積約0.8英畝,離標準密度一英畝,僅少許差距。市內道路系統決定主要道路59條,其中東西走向32條,南北道路27條,累積總長257公里,面積450公頃,約佔利用總面積的9.5%。計劃設置公園17所,面積約388公頃,加上既有的公園面積49公頃,合計約為437公頃,約佔市區計劃區域利用總面積的9%。

(五)現代化都市的雛型
  日本政府對台北市區進行計劃性的改進,除了破除以往農業文化的氣息外,對於現代化都市生活的推行,也有其實際的成就,新式街貌的推動,使台北市成為新城市的風格;交通建設的展開,使台北市成為全台交通的樞紐;衛生環境與保健的執行,使台北市成為現代化的環境;教育與風俗的改進,使台北人成為日本人要達成的「國民」素質。
  在日本治台期間,日本人對台北市的街貌,採取計劃性的建設。當時日本人大量引進各種歐洲的建築風格,而且加以混合、變化、運用,因此展現出極為繁複的特色,大致上、台北市的街貌,可分為「古典式」(台北賓館、台灣大學醫學院、紅樓、省立博物館、監察院、鐵路局、總統府、公賣局、台大醫院、合作金庫、台北郵局、土地銀行、台灣銀行)、過渡期(如中廣舊舍、司法大廈、中山堂)和「現代」(如台北電信局、行政院)三種不同階段的建築。
  台灣的交通事業,在清末本已有郵政電信的設立,鐵路則已由基隆通至新竹。日治時期先加強郵政電信事業,全台各地設郵局、電信通信所、辦理公眾電報業務。鐵路興築由基隆至高雄的縱貫鐵路、淡水與台北間的鐵路,台北聯外道路的橋樑。另有市內道路的二線道以及公共汽車的經營,都促進了台北市的發展。
  為了提昇衛生環境,編列預算,如公醫費、傳染病預防費、消毒費、水井、水溝、污水清除費、屠宰檢查費、衛生品檢查費、自來水費等項目。特別的工程有一八九六年(明治二十九年)聘請英人柏特為衛生工程顧問,仿新加坡的開渠式設計,處理污水問題,為改善城內及萬華環境衛生,開始設置暗渠下水道,改善台北市人口稠密地區的污水及雨水排洩。自來水工程,始自一九 0七年(明治四十年),於二年後完成,其後增設抽水機、電動機、濾過池,並且增闢大屯山的水源。而公立醫院機構有台大醫院、總督府立病院、松山療養院、新莊樂生院以及松山養神院。
  日本人武力佔據台灣後(一八九五年),為實行殖民統治,必須立即著手日本化教育的推展,先有「國語傳習所」和「國語學校」的設立。一八九八年(明治三十一年),日本政府公布台灣公學法,確立公灣人民初等教育的基礎。其後,在台灣陸續辦有中等學校、職業學校、師範學校與高等學校。日本政府辦理的高等教育,目的在配合國策的需要。而且幾乎全為日本人所獨佔,台灣子弟受到高等教育,則遭受政府嚴格的限制。在社會教育上,有改良台灣舊習及推行日台同化為目的的社會教育,如天然足會、台灣同化會,以及移風易俗的矯風會、俗德會等組織。
  除了新式街貌,交通建設、環境保健以及教育風俗的改革外,尚有日常生活的規制化。最明顯的是時間運用的精準化,改變公、教、工、商的市民定時、定期的上班工作。其次是衣著的規格要求,如工廠、工人、公家機關員工、學校均 要有制服,並要求上流人士與女性,在正式場合穿著西裝、洋裝、旗袍或和服。另外,為了使各地在使用度量衡器的統一,先實施「度量衡條例」,並規定,度量衡的製作及批發都歸官營,使買賣雙方都有了保障。
  日治初期,台北的社會秩序並不穩定,當時的經濟也不開發,傳染病到處猖獗,自然災害非常的嚴重。及台北市區改正後,現代的文化運動與社會運動才剛剛發展出來。到了日治中期,台北的社會秩序才日趨穩定,經濟的開發日益生效,於是醫療衛生獲得改善。由於台北都市機能呈現複雜現象,日本政府便規劃60萬人口的都市藍圖。此時台北市民的抗爭方向,變成為活潑的政治、文化、社會的運動。後來農產品更為增加,生產力大為提高,消費量也同時增進,台北市民的態度乃逐漸改變,願意採取各種的生活方式。從這些明顯的轉變中,也可以看出,在日本政府的主導下,大台北市的社會風格已從原來傳統的中國社會形態,改變成略帶東洋風格的現代化都市特徵。
◎想一想,做一做
1、清朝統治台灣二百餘年,緊接著日本治台五十年,試比較兩階段的統治政策、態度及影響?並且舉例說明各自留下的建樹。
2、根據日本人矢內原忠雄的著作《日本帝國主義下之台灣》所研究的結果,認為:日本治台是採「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殖民統治,這與歐洲人殖民東南地區有何雷同處?

Top
七、傳統的信仰和族群 七、傳統的信仰和族群 九、壓不扁的民族情懷 九、壓不扁的民族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