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歷史剪影
台北的發現
文化的黎明
長於煉鐵的凱達格蘭人
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
傳統農商社會的繁榮
深具古風的台北府城
傳統的信仰和族群
從傳統到現代的蛻變
壓不扁的民族情懷
市民自治時代的來臨
國際化都會區的展望
文化的台北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五、傳統農商社會的繁榮
 

台北最新

大佳臘300

大佳臘300 21古寺奉茶

【聯合報╱記者邱瓊玉/台北報導】2009.12.04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配合台北(大佳臘)風雲三百年活動,本周及下周兩個周末假日在龍山寺、關渡宮、保安宮等21所寺廟,同步敬奉平安茶,民眾只要在活動期間前往許願,就可獲得平安茶包1包。

市府副市長李永萍表示,台北開發三百年來,先民為了祈求平安順利,宗教信仰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大小寺廟更與民眾生活緊密相連,尤其是奉平安茶的習俗,讓往來的香客信眾以及遠道而來的旅客,都能感受到在地人的愛心。

今年適逢龍山寺建寺270周年,昨天主辦單位特別在龍山寺前廣場舉辦「奉茶」活動,吸引大批民眾排隊領茶。北港德義堂更以「龍鳳獅」表演,為民眾驅邪祈福,現場相當熱鬧。

龍山寺表示,為迎接270周年寺慶,14日至20日舉辦7天的慶祝活動,除在活動期間限量發送最早期的復刻版龍山寺香火袋外,19日有民俗舞蹈及藝陣大賞,另外還有歌仔戲、布袋戲等演出,民眾千萬不要錯過。

文化局表示,敬奉平安茶活動本周末假日及下周末假日每天上午10時至下午2時於龍山寺、關渡宮、保安宮、指南宮、青山宮、清水祖師廟等21座廟宇,同步進行。

 台北三百年 「墾號」特展

【聯合報╱記者邱瓊玉/台北報導】2009.11.29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在剝皮寮舉辦「台北(大佳臘)風雲三百年-陳賴章墾號特展」,要帶領民眾回顧300年前的台北。展品包括首度對外公開展示的陳賴章墾號原件、清初竹香爐、學海書院考卷等,其中信仰區的上千件平安符展示,更令人印象深刻。

市長郝龍斌與副市長及兼代文化局長的李永萍昨天也出席開幕活動。李永萍表示,所謂「墾號」即類似現代的「開發公司」,300年前,陳天章、陳逢春、賴永和、陳憲伯及戴天樞合股成立的「陳賴章墾號」,於康熙48年(1709)獲准開墾大佳臘地區(今萬華、大龍峒、大稻埕及松山一帶),開啟了漢人在台北盆地開墾的歷史。

「台北(大佳臘)風雲三百年-陳賴章墾號特展」,規畫「墾拓台北」、「變革台北」、「多元台北」、「摩登台北」、「陳賴章墾號」等主題館。

文化局表示,特展展品除有「陳賴章墾號」原件外,還有清初竹香爐、霞海城隍廟刻印有大佳臘字樣的錫製燭台、學海書院考卷、來自北市各廟宇的上千件平安符等約150件歷史文物,剝皮寮歷史街區還佈置船隻及各時期火車造型背版、早期童玩、老街柑仔店等,可供親子互動拍照。

昨天下午開展典禮,文化局安排熱鬧踩街,由Q版好神公仔領軍,從貴陽街經龍山寺,再走到剝皮寮歷史街區,沿路可看到紙傘藝術、肚皮舞孃、騎單車等表演。

特展即日起在剝皮寮歷史街區(廣州街、康定路口),展至明年110日止,詳情可上網 http://www.taipei300.com/memory/memory.aspx 查詢,或電洽270903662556496624

  漢人在台灣的貿易和移民,早在荷蘭人和西班牙人入台以前即已展開,隨著西荷殖民勢力的瓦解,鄭成功的控制整個台灣以後,來台的漢人人數突告增加,於是漢人在台灣的地位,才正式獲得確立。
  其後,雖經歷鄭清的一次爭戰,迫使部分親鄭的官兵內渡返鄉,但從此以後,漢人得以源源不斷地移入台灣從事農業墾拓和貿易發展的事業。

(一)台灣成為中國的領地
  時當十七世紀中葉(明朝末年),鄭成功北伐失敗後,擬重新佈署反清軍力。適逢漢人何斌反叛荷蘭人來歸,密提征台方略,鄭成功在排除一切困難與反對議論下,決定征台,經七個多月的對荷抗爭,終於迫使荷蘭人投降。這是中國人阻止歐洲殖民事業發展的一個歷史性的戰役。
  鄭成功進取台灣,也仿傚荷蘭人,以安平為統治全台的中心。不過,當時一切以培養軍事實力為目標,對新港溪以北到基隆的廣大地區,任其荒涼,沒有莊、堡、里、甲的設置。鄭成功時代唯一重視北台地區,是在荷蘭逃亡的官兵侵入雞籠時,由部將北上驅逐逗留的荷蘭人,而在淡水駐軍一段時期,其後,北台再度成為放逐罪人的地區。
  在鄭氏統治時期,漢人對於北台地區的經營約有四個傳說,分別:新莊海山口附近的營盤庄即是鄭氏營盤的所在地;基隆河溪畔的劍潭古寺是鄭氏時代建立的;鄭成功的祖父鄭清從鹿港到八里坌,遷居於劍潭附近;在鄭經時,洪士昌、洪士恩以及楊明卿和他們的眷屬百餘人曾在雞籠和淡水拓墾。這四個傳說中,比較可信的是洪、楊三族曾移入雞籠和淡水拓墾的事跡。
  到了鄭氏第三代一一鄭克塽時,受到施琅攻台的軍事壓力,曾極盡認真的督辦防禦事務,但因軍需、財政均感困難,以及北部原住民的聚眾反抗,最後經八日的鄭清澎湖海戰下,終歸失敗,鄭氏遂為施琅平服。
  施琅擊敗鄭軍以後,台灣原為滿清的棄地,但經施琅的力爭,在〈台灣棄留利害疏〉中,強調台灣土地的肥沃和在中國沿海戰略地位的重要,改變了清廷的原意,決定將台灣正式納入中國的版圖。後來,經過滿清一代人口的大量移入台灣,以及台灣北部不斷地開拓,淡北地區遂後來居上的,超越了台南、台中地區,成為台灣農業墾拓最富庶的地區。

(二)農業墾拓集團的組成
  早期北台地區入墾的個人和集團,傳說故事相當的多。不過,以「開墾執照」、「墾號合約」、「番墾字」和其他土地權轉移的文件最為可靠。
  大約從一六九四年(康熙三十三年)台北盆地陷落為台北湖、至一七0九年(康熙四十八年)之間,台北的地形已經有不少的改變,而且台北大量的可耕地也引來很多人的墾闢。至今我們所能擁有的資料,以一七0九年陳賴章墾號,請得的「大佳臘墾荒告示」為最早。據告示與墾契資料顯示,陳賴章墾號是包括戴歧伯、陳逢春、賴永和與陳天章等人共同組成的墾戶。他們開墾的地方,除大佳臘外,還請墾淡水港荒埔與北麻少翁社、東勢荒埔。幾乎包括台北市區、關渡口以西以及士林平原東部的地方。特別是從十八世紀中期(雍正和乾隆年間)大量的墾戶業主如胡焯猷、郭宗 嘏、楊道弘、林秀俊、張方大等人到台北開墾來看,十八世紀初期(康熙末年)似乎早有許多躍躍欲試的墾拓集團在參與台北盆地的開墾了。

(三)水田化運動的展開
  早期前來台北地區從事墾殖的移民和拓墾集團,先要取得官方的拓墾權利,然後再考慮去獲得農耕時所需的水源,以便發展出一片片水田化的農地。這一工作,除了要引導山間的水源到特定的農地外,還要開鑿運水的溝渠,才能順利地完成農田的耕作。此外,為了增進農地的利用價值,加強農耕的墾殖方法,新作物的嘗試培植和農產加工的增進等都是墾殖工作向前推展的基本動力。
  最值得提起的是溝渠水圳的開鑿,台北地區重要的水圳有:台北市北投的七星墩圳,台北縣的福安陂、瑠公圳、大坪林五莊圳、萬安陂、霧媮圻`、永安陂、暗坑圳、海山大圳和十三添圳。在這些開鑿的大水圳中,有的是業戶獨資開鑿的,如萬安陂;有的是業戶合夥投資開鑿的,如大坪林圳,有的是一方提供土地,另一方提供資金或勞力合築的,如霧媮圻`、永安陂;有的是業佃鳩資合築的,如瑠公圳、暗坑圳;有的是漢人與平埔族合作開築的,如海山大圳、十三添圳。幾乎囊括了傳統民間投資興築埤圳的各種模式。各個水圳大小不一,多者灌溉面積達一萬九十甲,少者也有四百甲,可見其對台北地區農田開發的影響。
  其他如渠道水槽與梯田的運用,也是促進水田化運動的重要成就。郭錫瑠興建的瑠公圳,為了引水源至台北市區供農田灌溉,曾在大坪林到景尾(今景美)間的景美溪上建造一條木製水槽,深度約有一公尺半,寬度約有兩公尺半,由四十根木樁把槽支柱。而運用在山坡地帶的給水方式是梯田。方法是稻子種在一些開放成平台的谷地中,這些谷地一層高過一層地疊積著,並且造成圓形劇場的樣子。流水在谷地的入口處被阻擋後,分成左右二股自上至下可充分灌溉整個平台。

(四)經濟作物的栽培
  台北平原的水田化運動是增加稻穀生產量的重要工作。不過處在台北盆地周圍的丘陵和山谷地帶,也可以發展出一些經濟性的農產品。原來在丘陵和山地即有葛藤和樟樹,當它們被砍伐製成家庭日常用具後,地面上留下的空間,可供農民從事大菁的栽培工作,大菁可做為染料,把布染成青藍色,是外銷的主要貨品。後來,在軍工上極有用途的樟木,也可提煉成樟腦或提供製造無煙火藥的原料。於是激起民間和政府的大量開採。此外,最能創造農民加工利潤的是茶葉。原本在十九世紀初年(嘉慶年間)尚在魚 桀魚坑(瑞芳或楓子林)試驗栽培的茶葉,經過茶農的擴大種植,以及洋商的熱切經營,卻後來居上的變成台北盆地周圍的主要農產品。
  大菁的栽培在茶業之前,以靠近山區的三峽、平溪和石碇的丘陵地為生產大宗,在十九世紀初期(道光年間)以艋舺(今萬華)為輸出的大宗。樟腦出產以三峽為多。從一八二五年(道光五年)開始,三峽居民上已設置腦寮,砍伐樟樹來熬煉腦,近郊的山員潭子、十三添、打鐵坑、成福等地都設有腦寮。到十九世紀末年(清末)劉銘傳時期,製腦業達到盛產顛峰。茶葉早期生產以石碇和深坑為主,茶農只能採收後先運至艋舺,再運往福州去精製成茶。到了十九世紀中後期(同光年間),在台北已能製成烏龍茶,後來又改變成包種茶,於是為了調製包種茶,連帶使艋舺、八甲(今雙園)和大隆同(今大龍峒)的薰茶用的花業也發達起來。

(五)自然街市的形成
  台北地區的拓墾工作是台灣中北部最晚發展的一個地域。當台灣中南部港口和街市均已發展之時,台北地區則尚處在農業墾拓初期的階段,談不上有什麼街市的發展,直到台北平原陸續邁向水田化運動後,各地區為了農產品的相互交流,於是有了街市的出現。
  約當十八世紀初年(雍正年間),台北地區最早出現的街市,據說是金包里街(今金山),它是沿海港口與農產交易的地方。十八世紀中葉以後(乾隆年間),以大小河口發展出來的街市有滬尾街(今淡水)、 唭哩岸街(今北投吉利)、蕃藷市街(今萬華)、八芝蘭舊街(今士林)、新庄街(今新莊)、峰仔峙街(今汐止)以及三角湧街(今三峽)。到了十九世紀初年(嘉慶年間)以後,農業的墾拓工作不斷發展,深入台北盆地的內陸以及丘陵地帶,於是在各主要交易地點發展出來的街市有深坑街(今深坑)、枋橋街(今板橋)、大龍峒四十四坎(今大同區大龍峒)、大稻埕(今大同區迪化街)、八芝蘭新街(今士林)、枋寮街(今中和)、樹林街(今樹林)。其他如經多年陸續發展而興起的街市,有新店街(今新店)、錫口街(今松山)、景尾街(今景美)等。
  當台北盆地內各地區農產品的蓬勃發展後,除了有對外的輸出外,尚有對內的交流。通常是以八里、新莊、艋舺、大稻埕這些大街市在發展階段時,做為內外流通的中心,分別與盆地內沿河的小碼頭取得定期的連繫,這些生產農作物的據點有基隆河的 唭哩岸、塔塔悠、松山、內湖、南港與汐止;新店溪的景美和新店;以及大漢溪的三峽。

(六)傳統郊商的結合
  早期台灣農產品的交易,多為剩餘農產物的市集交易。交易方式有的以物易物,有的以貨幣為媒介;交易市場可分為露天和店鋪兩類,大部分集中在交易頻繁的街道、城門或寺廟的廣場。
  後來,由於移民的人數增多,不僅農業生產有進一步的發展,商業貿易也跟著發達。商人為了保障利益、壟斷貿易,於是在較大的港口遂有了行郊的組織,專門來經營進出口生意。過去要想組成「郊」的,多是「行鋪」。這些行鋪把商品躉售在「割店」,俗稱「武市」,批售給小商店或「販仔」稱為「文市」。
  台北地區郊行的成立,各依其貿易路線的不同,而成立各自的郊行,而有「北郊」、「泉郊」、「頂郊」、「廈郊」等名目。在十九世紀初期(道光年間),新莊原有的商鋪與艋舺的郊行結合,稱為「新艋泉郊金進順」。後來艋舺又有「泉郊金晉順」、「北郊金萬利」。至於艋舺的「泉郊」和「北郊」和大稻埕的「廈郊」結合,則稱為「金泉順」。
  一般的行郊都訂有規約來約束郊商。郊商在執行會內工作時,大致上以寺廟為中心,採爐主制,具有宗教的氣氛。以艋舺船郊的組織為例:其組織是採爐主制,下有數位頭家,奉祀以關帝爺、觀音佛祖、媽祖為主神。置有一份公業,一切開支由其收入支付,爐主的職責僅有祭祀事宜的主持,其他有關郊行的重要事宜,則由幾家大郊行主持。可是有別於傳統郊商的是大稻埕「茶郊永和興」的成立。他們辦公地點不在寺廟中,而是在爐主的住宅內,已經脫離了宗教的氣氛,顯然已化除神權主義及鄉黨主義的作風,這是台北地區農商業發展的另一主導方向。

◎想一想,做一做
1、漢族移民台灣,最先來的是政府,還是民間?各用什麼方式殖民台灣?請舉例說明世界上哪些殖民地區也採取這樣的形式?
2、台北地區能形成某些熱鬧街市,得歸功於移墾者做了什麼努力?郊商又提供何種貢獻?

Top
四、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 四、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 六、深具古風的台北府城 六、深具古風的台北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