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歷史剪影
台北的發現
文化的黎明
長於煉鐵的凱達格蘭人
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
傳統農商社會的繁榮
深具古風的台北府城
傳統的信仰和族群
從傳統到現代的蛻變
壓不扁的民族情懷
市民自治時代的來臨
國際化都會區的展望
文化的台北
  
討論區 討論區
留言板 留言板
寫信給作者 寫信給作者
回首頁 首頁
三、長於煉鐵的凱達格蘭人
  一個民族的興起和衰落,就如同一個朝代的興起和衰落般,有其命定的循環過程。當一個民族面對新的挑戰而狂飆發展,他所依賴的生存動力是什麼?是最值得後人的推敲。
  在台灣北部地區,第一個能掌握全部領域,並且可以確知其身份的是日治時期所稱的平埔族人,現在我們依照他的族名,稱做凱達格蘭人。

(一)有奇特屈肢葬的民族
  凱達格蘭族的祖先是十三行文化的創造者,他們是繼圓山文化和芝山岩文化之後,邁向金屬器時代的文化人。他們生活的時間,大致距今2300年前開始,到漢人進入台北地區之後結束。十三行文化分佈範圍相當廣,主要為台北縣、宜蘭縣境內。在台北地區則以十三行、番社後、舊社三個類型的文化為代表。
  十三行類型的文化,時間較早,其年代在距今2000年至1000年之間,分佈於台北盆地內淡水河兩岸低地及河口沿岸一帶。番社後類型的文化分佈於金山以西的海岸地帶,包括三芝、淡水及八里一帶,是十三行文化晚期的一支,推測其年代在最近的一千年以內。舊社類型文化分佈於三芝以東的北海岸地帶及蘭陽平原,這個系統的年代相當晚,可能早不過千年,而晚到漢人來到之時,也就是十九世紀初葉才逐漸漢化。
  要了解凱達格蘭的生活和文化,雖可從文獻上得到若干的認識,但不如從十三行遺址的遺物去推論,較具歷史意義。
  精美的器形與紋飾一一凱達格蘭人是天生的製作家,能製陶、織布,並有煉鐵的能力。十三行遺址出土的大量陶片及少數精美的陶製容器,可推測當時凱達格蘭人擁有很多的製陶、燒陶技術。其中有厚達四、五公分的陶片,據研究可能是用來煉鐵的大陶缸。再加上煤塊的出現與大量鐵渣的堆積,都顯示十三行遺址曾有煉鐵作坊的證據。由於織布器具及織物不易保存,十三行遺址中只見陶製紡錘,而沒有任何紡織的物證。不過在出土的珠串飾物中,夾帶了麻線的痕跡,顯示凱達格蘭人可能以麻類植物作為紡織的基本材料。
  樁上的建築--在十三行遺址的考古中,發現有成群出現的建築柱洞,可以看出凱達格蘭人所建的干欄式住屋,每間大小約20平方公尺,可供全家大小共居一室。而從成群的柱洞也可以推測當時約以三、五戶住屋形成小群落。
  多元性的部落生活--由於十三行遺址位置依山面海,在生活上表現出多元化的特質,有狩獵、拾貝、捕魚和種稻。其中最可貴的是炭化稻穀的發現,可證實十三行遺址的原住民已進入水稻耕種時代。遺址居民基本上生活用淡水,從水塘、沼澤、小水澗以及水井的發現,推測村旁的沼地為凱達格蘭人從事粗耕稻的所在。
  奇特的屈肢葬--十三行遺址出土大量而形態複雜的墓葬,大多離家不遠,可見凱達格蘭人對死者相當重視。出土骸骨的頭部大多朝向西南,大量出現側身的屈肢葬,這是凱達格蘭人的特殊習慣。出土的大量陪葬品中有古唐宋錢幣、飾物和瓷器。而墓穴中出現的豬鹿腳骨、貝殼等,都說明他們有以食物餞亡靈的葬禮儀式。

(二)口耳相傳的民族史話
  據說台北附近的各個凱達格蘭的部族,都有一個代代口耳相傳的類似故事,來說明他們自「沙那塞」外島移入台北東北海岸的史話。凱達格蘭人所稱的「沙那塞」地方,究竟是什麼地方?有的人認為是位於台灣以外的一個海島,有的人認為可能即是八里鄉十三行地區。不過,當時他們分乘舟筏自台灣的北海岸登陸是可以確定的。
  凱達格蘭人在台灣北部海岸地定居下來以後,因為部族人口的紛紛繁殖起來,才將他們的生活餘力擴展到北台的各個地方,以安排他們剩餘的人口。他們最初成立的部落是三貂社,然後再從這一個地方擴展到三貂嶺以東,以及桃園以北的北台地方。在台北基隆河以北的地方,有大基隆社、金包里社、小基隆社、大屯社、雞柔山社和北投社(外北投社、內北投社、毛少翁社)。淡水河口以南的海岸有嘎勞別社、坑仔社、南崁社、龜崙社和霄堛嚏C基隆河以南的台北盆地有蜂仔峙社、錫口社、里族社、答答攸社、大浪泵社、圭泵社、武月勞灣社、雷里社、擺接社以及秀朗社等。

(三)一個戰鬥勇士的沒落
  凱達格蘭人掌控台北地區約達千年之久,在此期間,他們只求本身的生存,也沒有受到外來的挑戰,因此,他們的文化始終保持著原來農漁牧並行的初級社會生活。到了十七世紀,台灣附近各島嶼,先後有海上亡命客的流竄、歐洲冒險家的探險以及中國漢人農業墾民的侵入。原來凱達格蘭人也試圖改變自己民族的習性,如從事番墾、自鑿埤圳和自墾水田等。不過,凱達格蘭人敵不過這些先進民族一波波的侵襲,便成為文明世界的犧牲者,終於一再被逼迫,成為這些先進民族的壓迫者。
  雖然,凱達格蘭人也從事一些反抗的行動,然而對於他們的命運改變是毫無助益的。在反對西班牙人新教的傳入於淡水殺害傳教士,在士林和北投襲擊傳教士。同時,也曾反對西班牙人的重稅剝削,殺害淡水的三十位西班牙人。又曾反對鄭氏末年的軍需征調,舉族遁入山區。
  更甚的,當清初漢人大量移入北台,發生的漢「番」衝突機會更多。如林口鄉菁湖村後湖的爭端、文山區木柵里的爭執以及林口鄉瑞平村瑞樹坑的爭端等都是。每當衝突過後,凱達格蘭人都受到嚴重的創傷。為了逃避迫害,他們常遷徙他處,以求生存。例如台北平原雷朗族錫口社,在他們留下的口碑中敘述,他們屢被閩南人攻擊,才從今日的松山地區遷居到樟樹灣。
  凱達格蘭人曾是原野中戰鬥的勇士,先在西荷時期失去政治及文化上的自主性,到了滿清中葉又失去了生存的空間,有些族人輾轉移入丘陵和山區,有些族人則成為漢民族的一員,整個民族便逐漸在台北地區消失了。

◎想一想,做一做
1、台北市政府為什麼將「介壽路」改名為「凱達格蘭大道」?你是否贊成?請以歷史觀點說明贊成或反對的理由。
2、「凱達格蘭人」為何消失了?他們與所謂的「山地原住民」對漢族文化有何不同看法?

Top
二、文化的黎明 二、文化的黎明 四、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 四、拓展商機的西班牙城堡